追蹤
‧彼岸月澤‧
關於部落格
記聽歌聲,曾隔院,碧紗窗裡。
有限深懷,驀相逢,一燈琉璃。
  • 898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天涯何處

抽緊掌握,手中細長魚竿頻頻震抖,落在水底的銀線顫出一弧又一弧的水漪,突來的詭異波動駭的水底魚兒不願靠近。 也是無妨,他本無意垂釣。隨手拿起隨意擱在身邊的陶瓶,閉眼就唇,只求一醉之後不再清醒。 「小孩子不要喝那麼多酒。」很傷身的。 一張樸拙大臉突然出現在隨即轉過頭的謬齡兒肩邊,太過靜悄的逼近讓他不自禁的睜大了眼。 啪!一聲拍響爆開在王隱臉上,出於反射動作的小手離開的瞬間,淡紅色的掌印淺淺的橫過來人的鬍子透顯了出來。 「又是你,」謬齡兒推開王隱意圖牽制自己的手,冷冷的撇嘴緩道,「真是陰魂不散。」 王隱略為皺皺眉,吞下喉中不知為何難咽的唾沫,「我……」 看著水裡那條杵在自己身後的高大身影,謬齡兒秀眉一橫,「你到底想說什麼?」支支吾吾的煩死人!拂開肩上落髮拿起陶酒瓶繼續…… 「你做什麼?!」 他望著手中落空的位子,轉頭對著王隱冷言低問。 「別喝酒。」他拿起酒瓶不加思索便往水裡倒。 謬齡兒一見他的動作,想撲過去搶救都來不及,只有狠狠的朝王隱的耳朵邊大吼:「你知道不知道這是小童留給我的…最後…….」 說到最後,謬齡兒乾脆調過頭垂下視線不再與他說話。 王隱登時亂了手腳,馬上蹲低身子拉過放回謬齡兒的手將酒瓶交回他的掌心,「我、我很抱…我真的不知道……」俐落閃脫的勢子卻讓瓶子連同王隱的關心一併摔碎在地。 「好了,」謬齡兒擺了擺手,「…你可以走了,不要再來煩我。」低垂的小臉,碧綠色的髮帶順勢落到他的頰邊。 伸出欲拍撫那小小背脊的大手當場被謬齡兒格開,即使他拒人以千里的態度即使從未讓他怯步,但謬齡兒如此淡然的叫他離開卻讓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心痛…… 「走開!!」從捂住小臉的手掌中傳來悶悶的喝拒聲。 想離去的意志很堅決,他實在沒理由說服自己接受謬齡兒這般無理的態度,就算自己先錯在前,但他總可以選擇改日想辦法賠償他…… 「我……」腳下卻遲疑的往謬齡兒跨近一步,「我想…坐一下可以嗎?」他更沒辦法解釋自己的嘴巴動作怎麼跟理智決策完全相反。 謬齡兒聞言僵了一下,渾身散發著推拒的氣息,可是卻悄悄的、輕輕的、若有似無的往旁邊挪了一小塊位子給王隱。 「我從來沒看過你這樣……」坐下的瞬間,王隱似乎在說給他聽般的自言自語。 謬齡兒微側過臉,咬牙森然,「『這樣』是怎樣?」 「……….」王隱沉默了。『這樣』是哪樣呢?他抓了抓捲髮,有點不知所措。 謬齡兒見他閉口不語,心上生雲,側手抓過王隱的領子亦欲拎他到面前,可卻被王隱的不動如山給反制到他懷裡。 臉頰貼著王隱的心跳,謬齡兒急急推開他一臂之遙,眼中的驚嚇甚至來不及抹去就被看的一清二楚。 究竟,也是一個怕習慣了孤獨的人,就和自己一樣。王隱微微的笑了。「『這樣』的意思…就是我不認為你是會輕易放手的人。」包括那些所有的痛的喜的悲的苦的記憶。 「如果你的一生都在得到與失去中不斷重複,你也不會選擇放手現有的幸福。」他的雙手扣緊了王隱的肩飾,望向天際的茫然眼神倒影著碧藍藍的蒼穹白雲,卻沒有幸福的存在。他是真的失去了希望的行屍 啊。 所以,仇恨未了,生命不終。 這是他殘存的希望了。 「你嚐過孤獨嗎?」王隱低頭看著謬齡兒將視線放回自己身上。 他先是習慣性的斜著小臉思考,模樣很是天真可人。「你嚐過孤獨嗎?」惡劣反問。 「如果說一直是孤獨的,你的問題該怎麼回答?」王隱淺笑的表情卻眼神落寞。 謬齡兒眼神一銳,「那麼被我射傷的四無君跟叫你來盤問我的雲濤夢筆他們不算嗎?」 「那些只是朋友。」王隱按著謬齡兒緩緩坐在自己身邊,看著他眉頭一揚急欲反駁,王隱才思索了下才開口,「我不曾掛心。」對於他們,他不曾如此像掛心謬齡兒這般過。 「那是因為他們不需要。」謬齡兒冷哼,接著卻有些倦的趴在王隱的肩上。 他放鬆身姿讓他靠的更穩。「你還沒回答我。」 「小童死後,我覺得我已經一無所有了。」他淺淺的闔上長長的睫毛。他的心已經獨自走過太多風霜,倦的不想去回憶那些悲歡離合。 「一無所有是那些還能擁有的人才說的出的話。」 靜悄如同最深的海洋,王隱與謬齡兒除了似遠似近的水濤聲外,彷彿只能聽到彼此心底深處最沉重的嘆息。 「我還能擁有什麼?」除卻一身的仇恨,還會有什麼? 良久,著了魔似的,王隱緩緩的伸出手攬住謬齡兒的細髮,「你這模樣多久了?」 「不知道…忘了……」他閉著眼,撫上自己的臉頰,卻摸到了冰涼的觸感。是…他的指環。「這有什麼重要的嗎?」 「你還能陪我多久?」 在驚愕中睜開眼,映見王隱誠懇的神情。一瞬間,他的記憶閃過無數的畫面,有妻兒的、小童的…好多好多人的……..他卻笑不出來。 「爲什麼叫孤伶刀?」他指的是他的配刀,他懂。 「人孤伶,刀如何不孤伶?」王隱含笑答覆。 謬齡兒低眸半晌,「也許不過廿年吧。」 「廿年?」 「我若平安無事應該還有廿年。」 謬齡兒淡淡的微笑著。 「那麼請你為我平安無事至少廿年吧。」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