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彼岸月澤‧
關於部落格
記聽歌聲,曾隔院,碧紗窗裡。
有限深懷,驀相逢,一燈琉璃。
  • 898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黃泉徘徊

綠衣小童信手揮著竹枝,從夕陽那端跑回來,眼尖眉梢猶然可見方才的興高采烈。 「情緒大起大落對身體不好。」那頭笨牛抬起頭對自己說的。 小童托著臉頰,斜著頭,彈彈肩上的灰絮。「你懂什麼?!」這麼啐道,「少對我說教,無理的小子。」 王隱靜靜擺放著一些輕簡的食物,更不忘添上兩支染的紅灩灩的糖葫蘆。 「我幫你買了上回你說城南王福記的糖葫蘆。」 那一次,他鬧的很厲害,揪著王隱的捲毛一個勁兒的討著那家有名糖舖的出名點心,王隱只能木愣愣站的直挺挺的任由謬齡兒忽搥忽打,細緻的小拳不及他半個掌心大,卻拳拳搥的他差點嘔血內傷,只是因 為他錯問了一句話。 『這不是給小孩子吃的東西嗎?』 『怎麼?我這老人家吃這小孩玩意兒很奇怪嗎?你有意見嗎?』扔下酒壺,挑上王隱的背一陣敲打。他只是想念起同孫兒度過的那每一個晨昏罷了,小童…最是喜歡這口味了啊,別的他可精的一舔就知道。 -就是沒那香嘛。 小童當時這麼講,真是古靈精怪。 「我不知道買的對不對,所以我兩種餡的都各買一隻,這樣你就不會再生氣了是吧。」王隱低沉的對著他說。 謬齡兒看著他笑了,迎著依然微溫的夕陽,在令人昏昏欲睡的晚風裡搖動一身墨綠小衫。 這次笨牛可學乖了。 輕飄飄的,他環視週身,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衣帶、髮梢,乃至於身體的每一分每一毫都好似無法定著般的在空中飄蕩。 「唉啊啊……」 謬齡兒輕輕的笑嘆了起來,微微的苦澀淡散在晚風中。 「王隱你這大笨牛啊…自始至終都是笨蛋一個……」他聽說了,那個擺渡的婆婆對他說了。 「齡兒,我決定上幽艫。」他平靜的說給面前的碑聽,說給高坐在碑上頭的謬齡兒聽。「實踐你、我的英雄之諾。」 但是,王隱卻已走到了盡頭,擺渡的婆婆對他這麼說。 已經無力回天了,注定無法回頭的結局。 伸手,竟是半透明的五指!他先是愕然,然後無以名狀的笑開。 自始至終,王隱似乎都不曾真正的…… 莫名的覺得好心疼啊!自己好像白給了他這條命似的,原以為可以保住王隱的小命卻沒想到仍舊要這麼快就在地底遇上他,真是受夠那他的嘮叨跟自以為是的…溫柔…… 夕陽的餘暉如此短暫,鬼役就要出現了,他甚至可以聽見那冰冷的鎖鏈在地上拖行的聲音。 「也許此行,說不定會與你提早相見。」王隱低低的沉笑。「我想你一定會撲上來拳打腳踢的吧……」 我現在就想對你拳打腳踢了,大笨牛。 謬齡兒順著風向依上王隱的身旁,輕巧烙上一吻。 之後,閉眼轉身,走向地平線上等待的鬼役。 黃泉徘徊,他誰都不肯見,用悠悠的相思牽攣陰陽,只為心裡割捨不下的那人,用生命與他約定的英雄之諾。 當身後的王隱拿起孤伶刀背向而走的那同時,謬齡兒也輕輕哼唱起幼時的一首童謠:三途水深不可測,幽冥燈火靜幽幽…… 我為你黃泉徘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