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彼岸月澤‧
關於部落格
記聽歌聲,曾隔院,碧紗窗裡。
有限深懷,驀相逢,一燈琉璃。
  • 898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小年夜‧逢甲騷動

夜市大鬧事件一:

時間大概是下午五點四十分。

我跟魚、仙子依照時間到了逢甲麥當勞前,左看右看,並沒有臭蟲的影子,想也知道那傢伙就算是早來,也不會乖乖的在約定的地方等,一定是四處摸來摸去等到時間到了他才會珊珊來遲。

果不期然,東張西望吹了一下風,還是沒看到蟲的影子,抬頭看看麥當勞的店招,冰淇淋看起來好好吃喔>Q<,三個人於是就鑽進去點了聖代來吃(反正那只是加了料的蛋捲冰淇淋咩XD)。

端著三杯聖代我們貼著人行道邊的玻璃圍幕坐,以便看看其他人到了沒。

說說笑笑之餘,便很篤定的說,阿蟲絕對不會往玻璃裡面看。然後一陣附和跟哄堂大笑。

在這之前,我跟仙子已經看過某蟲新染的頭髮跟新髮型;嗯,看起來是有朝氣多了,不然以前他的髮色黑到一種無法具體形容的黑,加上他人又瘦又高,感覺起來還真像一根火柴......(笑到蹲下拍地)

跟魚、仙子聊到一半,眼前突然閃過一條....我能說是火柴嗎??(噗)

「啊,是蝶魂!」我嘴裡含著草莓聖代,手指隨著某蟲從玻璃左邊劃到右邊。

好一個目不斜視、正氣凜然、昂首闊步的走法。

(註:根本就是目中無人才是吧= =)

(蟲再註:那是你們都太矮了,哪有人走路都往地上看的="=)

然後我們三個就很...好吧,現在想起來真的是很白痴 =3=,很白痴的朝蝶魂猛搖手‧邊搖手邊三方對談。

魚:『他真的看的到嗎?』

煙:『我想應該不會吧。』

仙:『他哪那麼聰明會想到我們躲在麥當勞裡一_一bb』

才討論完,在麥當勞門口打轉的蝶魂突然回頭,只是張望了一下,看沒人,他就一臉「好樣的通通都給我遲到是怎樣」的表情,掏出手機,但也只是看了下時間,臉上又露出「看你們打算給我遲到多久!」的表情,接著快步往回走,期間,他掃視我們這方的窗口至少有兩三次之多,只是─

───依然沒看到!(寫到這邊我已經快笑翻了XDD)

好你個大目蟲~~~~~

非常快速的又是目不斜視、正氣凜然、昂首闊步經過我們眼前,往左手邊的拐角走去。

大目蟲,你是真沒看到我們揮這麼大、還是假沒看到把我們當白痴啊ˋˊ+++

在拐角東張西望左顧右盼的某龜,臉上已經不只是翹首企盼可以形容的了。而且同時,我們三個在麥當勞裡觀察他,就已經快笑死了。

又掏出手機,我們就在猜,阿蟲是準備要打給誰來催時間,姐果,並沒有,他只是看了下時間,看樣子打算跟我們耗了。

可是自己又沒什麼耐性,馬上又轉身回走,說真的,我們只差沒有貼在玻璃上拍打來引起他的注意了,結果得到的又是目不斜視、正氣凜然、昂首闊步經過我們眼前。

你這瞎眼蟲,你就不會往玻璃裡面看一下咩!

齁齁齁齁,真是氣死人了啦。我們三個異口同聲的哀嚎,同時也開始覺得不好玩打算派人出去叫他進來了。

馬上、立即的,沒有耐心的某龜又從門口轉回來了,這下我們三個真的是卯足了勁,死命揮手、在內心呼喊「你這瞎眼的蟲子不會看一下窗戶裡面啊」的同時──

某蟲的視線剛剛好粘到玻璃上,臉上馬上出現「妳們竟然躲在那邊」的表情,同時我們三個已經笑的東倒西歪了。

就說某蟲他有壞話接收天線,不然怎麼才剛在心裡罵完他就馬上開竅。

每次我們最喜歡當著蝶魂的面咬耳朵說他小話,他就算是背對著我們也會好像有點觸電似的轉過頭來問:『你們又再說什麼了,笑的好噁心。』

又或者是,在不是以他為談論主題時不小心提到他的花名(噗哈!),他也會突然轉頭問:『你們又背對我在說我什麼了= =||』

足以可見,他真是平常就被我們玩到底了,也難怪他會有這種接近神經質的直覺XDDDD


 

夜市大鬧事件二:

幫蝶魂找鞋子找到幾乎累癱時,進入一家服飾店。

邊講邊笑、邊走邊鬧,在充滿了『駕!駕!』的歡樂呼喊聲(紗:煙、芒果,妳們還玩不膩喔..bb),某魚發現了一家掛著很接近蘿莉風格衣服的店家。

跟著魚,也抓著她腰邊衣服跟著進去的我,只顧著看頭頂上的衣服,卻忘了看地上。

然後──

往前跨一步,右腳先是扺到東西,平貼在地上走怕踩到面前魚鞋子的左腳也馬上踢到同樣的東西,但是身體已經往前傾了,於是......

雙手朝前滑啊滑,卻抓不到任何東西,由於動作不太快‧腳步也不甚大,我只好彎腰,但腳筆直,怕跪下去會受傷,伸出雙手撐住地板,如果說我的動作像是一個倒V字型那的確是比較具體一點啦...bbb

結果,跟在我背後的蝶魂,馬上就指著我大笑,『哈哈哈,煙ORZ了,煙ORZ了!』

笑的真是一付小人得志的發狂火雞樣。(打打)

 


 

夜市大鬧事件三:

終於在沒得選擇下,幫蝶魂挑了一雙低跟的中靴。

由於某蟲就算是排骨精但依然是男生的骨架,所以買他的鞋子真的是格外艱辛。

當然是要看鞋款,但是一問老闆,有沒26號或更大一點的鞋;老闆都會說是誰要穿的,一開始都是講朋友要穿,後來已經懶得解釋了,四根手指直接指向從背後慢慢踏著一直線步伐悠閒跟上的某蟲。

因為一些原因,我們都覺得女鞋的型比較適合cos使用,所以男鞋都幾乎是放棄不看,想說某蟲是排骨精,腳也是骨到一個,幾乎只有皮沒有肉,但───他的腳盤可也還是男生。

找的一行七人,幾乎是把逢甲所有的鞋店都逛過問過了,就只找到勉強合意的一雙;這並不是最後一家,稍早前某蟲有試穿過,但是他習慣穿厚一點的運動襪,所以當時試,腳是塞進去了,拉鍊卻拉不起來。

沒有辦法之下,只好回頭找那一雙勉強塞的進去的真皮中靴,這次就勸蝶魂把襪子脫了套塑膠袋試鞋子。

右腳,吱吱鬼叫下把拉鍊拉起來了,整個鞋子真是給他異常『飽滿』啊,但幸好某蟲並沒叫痛。(其實他的忍耐力是依他心情而定,真是超級任性的豬頭)

左腳,由於某蟲的左腳比較小一些些,所以套上塑膠袋之後拉鍊拉起來的過程異常順利,結果,我想樂極生悲大概就是講他這種情形。

他連塑膠袋的邊緣都一起拉上去了。

當場卡住,不上不下。

某蟲當場哀嚎!

『要不就很難穿,要不就穿了脫不下來!我看你就直接穿去玩,然後就穿著到台大好了。』

馬上看到大家的臉餿掉的畫面真的很好笑,因為陪他去的人若不是跟著一起出團、就是幫忙做衣服的,只要一想到那雙鞋子跟著他寸步不離長達近十天....那真的很噁!

後來真不愧是鯊魚煙中的魚,根本不管把蝶魂弄得哀哀慘叫,硬是把拉鍊往下拉開,解救了蝶魂的一隻天足。

買雙鞋子還真是痛苦啊。

蟲說:『這角色還真是有夠受到詛咒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