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彼岸月澤‧
關於部落格
記聽歌聲,曾隔院,碧紗窗裡。
有限深懷,驀相逢,一燈琉璃。
  • 898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道具教學】課堂筆記‧某人破壞全紀錄

2/25(六) 夢幻青蛙流浪漢老師,開著他的白色小型飛行船來到台中。

帶著老師四處溜搭之後,拿出學生自備的畫冊跟漫畫等參考資料,但是青蛙老師卻從包包掏出一疊約1/4包『打包A』厚的資料,叫我稍微分類一下他印出來的資料,不愧是老師,當間諜當到日本去了(蛙:太失禮了你這孽徒,這叫準備周延,還不退下!*喝斥*),這一天純粹觀光就這麼結束了。

2/26(日) 道具A製作‧血與淚的地獄初開

去一中街附近以及小北百貨買了材料跟工具。

這天,某藍同學出現,但是某仙同學還困在高雄回不來,所以由某紗同學負責以摩托車接送青蛙老師。

路上,由於X紗同學太過瘦小,由背後看,青蛙老師整個人把某紗同學給蓋的密密實實,還以為某紗同學並無上車,這懸殊比例當場震驚全班;未料,買好材料,由專業神級美工學校(復X美工..b)鍛鍊出來超人的載運功夫的青蛙老師騎車,某紗同學坐在後座,又令跟在背後的同學們紛紛譁然─

在青蛙老師背後的某紗同學,這畫面活脫脫像週一早上由爸爸騎機車送家裡小女兒去上學的感人畫面。

而從前方看,某紗同學的125機車讓青蛙老師一騎,這比例當場變成大人騎小50般的令人發笑XD

這一天就在到處採買材料中度過。

(這天,道具A的數量約有13支!)

2/27(一) 道具A地獄持續陷落中,鐵碎牙額外製作

話說,前一天買了大型保麗龍,青蛙老師就以神乎其技的方式,在大家埋頭做道具A的切割動作的時候,悄然的把鐵碎牙給製作出大致的形狀。

一方面努力的以銼刀磨製道具A,一方面得出借右手給老師決定刀柄的口徑。

就在中場休息喝茶的時候,某果同學一時好奇,伸出芒果蹄要從青蛙老師手中接過鐵碎牙,也不知如何使力的,就突然、莫名所以的─

鐵碎牙、當場、斷、成、兩、截

.....O口Obbbbbbb

我有沒有看錯?我的那把..斬馬刀(因為還沒修細部形狀)怎麼當場......

青蛙老師當場眼睛張的跟嘴巴一樣大來聊表自己震驚的程度。

「你在幹麻啊~~~~~」全體同學嘎然大喊。

但見某仙當場蜷成一團,「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Q___Q」連忙丟掉手中的刀屍,抱住頭抖抖。

「你這孽徒啊,你這生雞蛋不會的傢伙!!」青蛙老師一手刀刃一手刀柄,流著兩行熱淚,滿佈歲月風霜的雙手顫抖的捧過刀屍。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Q︿Q\」

「對啊,你只是不經心的時候就殺敵無數啊。」一號同學捅上一刀,芒果噴血。

「沒錯,你只是彈指就破軍千里。」二號同學射箭,芒果仆街。

「兩岸交戰,只要你站在天安門下伸出食指往城牆一戳,大陸就直接投降。」三號同學橡皮筋彈射,芒果倒地側臉由眼角流出懺悔的眼淚。

「這叫『芒果一出手,大家都沒有』──所有心血都化為烏有。」這是壓死芒果的最後一根稻草,瞬間芒果斃命。

我可憐的鐵碎牙,就這麼乾淨俐落、毫不戀棧的「一折兩斷」。

(這天,道具A的數量約有32支!)

2/28(二) 道具A地獄依然陷落中,鐵碎牙製作進入初步硬化工程

一樣在肌肉酸痛中展開道具A的磨製工程。

老實說,就是很單調的切割、硬化、磨製,再切割、再硬化、再磨製。

所以過程中,從東扯西聊到沒東西聊,從興奮雀躍到靜靜的做自己分配到的工作,看來已經到彈性疲乏期了。

結果又是某仙同學出狀況了。

吃飽飯就昏昏欲睡,就算是手邊進行著磨製的工作,也還是瞇著眼睛半夢半醒有一下沒一下的磨著,睡到一半還會反射的磨個幾下,然後沒兩下就緩慢下來;當看不過去的你伸手拍他兩下,他還會突然加速動作,接著磨沒幾下又慢下來;就算把他的銼刀拿走,他依然磨的很自然─不過是白動作。

過了不久,某仙突然清醒,左右覺得無聊,便拿起工業銼刀...還是有尖頭的那種,往青蛙老師的腳板戳過去,沒想到一個巧合,某青蛙竟然真的給戳中了,還當場叫了起來──

「KERO~~~~~」抓著腳板旋轉著哀叫沖天飛去。

某仙抓著工業銼刀,兩眼大睜,一付不解自己怎麼能暗算到某青蛙的樣子看著自己的手。

「你這生雞蛋沒有的傢伙!給偶去一邊睏啦!」某青蛙老師一手握腳板,一手指著門邊。

當場被趕去睡!

都在極度人手不足的時候,還被趕去一邊睡覺別過來製造更大的災害,可見某仙同學的破壞力實在不容小覷。

影響工作進度的程度,堪堪直逼搗蛋天王蝶魂呢。

 

課堂附註:鐵碎牙需再硬化兩次!

(這天,道具A的數量約有55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