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彼岸月澤‧
關於部落格
記聽歌聲,曾隔院,碧紗窗裡。
有限深懷,驀相逢,一燈琉璃。
  • 898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蝴蝶未滿,還是毛蟲


以前,剛認識蝶魂這傢伙時,他至少還知道「羞恥」這兩個字怎麼寫,
後來我真的深刻體認到、他人生字典內根本缺了太多頁,
嗯好吧,我們可以說他這傢伙的人生字典有分內外兩版,至少我看到的這版還真漏印太多頁數,
好比「謙虛」、「我錯了」這幾個常用詞彙,他一概不了解,說不定也從來沒使用過.....

紗按:你媽生你還不如生兩顆饅頭,至少可以止飢~

不過,我跟紗總是很納悶,蝶魂到底哪裡得罪我們了,犯得著人人提到他就咬牙切齒,恨不得抓來高跟鞋轉轉或是毒啞他的雙眼嗎?

「哈哈哈,因為我太可愛了,可愛到簡直罪惡啊~~~」

是了,就是這句話,拿折凳痛毆他,拖得滿地鮮血進廚房也不為過。

蝶魂的本領很高強,什麼都不會,但是三句話內把場面搞冷、把大家惹怒,他絕對是天生的高手。

話不多說,總之這次蟲畢業典禮,真的讓我深刻的體認到一件事─

認識他七年,真的是我的EQ成長期,砥礪我的道德、磨練我的耐性、考驗我的人格啊!!!!
沒把他打到他爸他媽他大姐他二姐都認不得真的是我人生頭條成就(一次講完猛喘氣)

一星期前,我很努力的在想要送蟲什麼花會最適合他,
問過了紗,問過了魚,問過了我妹(蟲:我畢業關你妹屁事啊="=)
大家都很有志一同的投了「劍蘭+菊花」.....

其實,送劍蘭菊花我還比較省錢,比較大的困難點就是─
我沒臉拿著進蟲學校的大門,怕被人家以為是來悼祭什麼不幸的校園事件。

思來想去,本想送白玫瑰..........
(蟲:王子騎馬來送我玫瑰耶~~*捧頰羞轉*)←抱歉,這次是芒果來接我,我沒騎馬來= =
但是礙於太浪漫而作罷,後來還是決定送冷色系的白百合可能比較好一點,
欸!!那邊那個紙片小笨蛋不要以為我看不懂你比的是那一枝一百二的芋頭玫瑰!
(蟲:明明就是紫玫瑰Q.Q)

前些天跟黑白提起蟲的事情,本想問他要不要一起去參加,誰知黑白竟擺出個五雷轟頂的表情問:
「後天?我家親愛的畢業不是22號嗎?」
「不是,而且這麼晚畢業的是國小吧。」我撇嘴。
然後呢,黑白就開始呈現無頭蒼蠅處處嗡,而且狀態是那種非常害怕的感覺;
鬧了很久,黑白還是無法從學校回來,只能加碼白百合花束,成為破四位數的價格...bb

「煙、芒果,我家親愛的那天就拜託你們了~」
好個趙雲救兄嫂的託孤方式,只不過這次是代表送花。

那早...也不早了,十一點多,我看到蟲的MSN狀態突然非常感傷─
其實我一直知道他很喜歡大學這個班級,面臨分別,饒是神經粗細落差很大的蟲也難免會有所感慨,
「這麼說來我今天有榮幸看到你淚灑當場了嗎?」稀奇啊~
會...才奇怪咧!這傢伙向來低血壓,血壓都不高的人,眼淚哪會擠的出來,
如果說某嘎先生到他家作客,我就相信老蟲會噴著眼淚流著口水去服侍人家= =a

回到房間正準備『糊壁』順便燙衣服等果來淘米,
誰知道這果滾得真快沒幾分鐘就到我家了...我連底妝都沒上完啊啊啊OTZ
因此、承諾蟲要王子盛裝出席的約定就放水流,隨便挑件POLO衫綁個水母頭就好出門了~
(蟲:沒誠意~~*蓮花指*)

到了樓下,抱起那束「拒馬」型的白百合花束,搭上了芒果的車,果突然哀出來:
「阿米你上車了沒有??我從後照鏡看不到你啊~~」

是的,花束很大,大到...........坦白說我覺得我媽配花有點配得誇張了,難怪我下樓跟她拿花時,她會露出「阿姨我絕對不會給小毛蟲漏氣」的技壓全場笑容。

跟著果果時速40的速度緩緩的飄到了一中街,
放眼望去,賣花的拿花的,真的都...很正常,
而我手中的這一束應該有四開的大小花束,真的是太過分了,
我想「招搖過市」大概就是形容此種情況吧。

冒著一路掃倒人的危險,我跟阿果混在畢業生進場的路線,鑽進了人滿為患的小小體育館,挺進壅塞的二樓看台(看台不是給來賓坐的,基本上來賓也沒地方給站就是),朝阿蟲蟲班級邁進。

坦白說,蟲真的天殺的好找!!!
我根本是朝他們班上所在地隨便一望就看到他了。
也可能是看習慣他的臉,人群之中就顯得格外醒目.........跟討打!!!!

並且,我跟果保證,剛才我看到蟲那眼,他一定有看到我,只是看到那麼大束會走路的花,一時竊喜轉過頭暗自得意,果便鄙夷著說:
「難說喔,那傢伙有時候是很有眼無珠的~有看沒有到也說不定="=」看來果真的把蟲瞧得很扁。

走近一看,某蟲一付佻達的模樣拿著小數位東拍拍西拍拍,打死不朝我跟果的方向看過來;
混帳!!你同學都看到我們(那束花)了,再裝無所謂沒關係就太那個了喔。

明明就竊喜到臉部線條都往上飛,嘴邊笑到都不自覺了,還故做什麼冷淡自持啊(拽臉)

你家親愛的黑白說的很對─
根本不用管你說什麼不要送花浪費錢折現比較適合你等等廢話,
直接花有多大把買多大把有多顯眼買多顯眼,總之畢業典禮就是講排場講現寶,
典禮一過,花馬上就沒用處了,送跟不送到頭來都一樣。

不愧是團裡流傳多年的一句名言「娶妻當娶王黑白],
當真堪得起『蝶魂第一賢內助』之美名啊,真是夠賢良淑德善體蟲意!

果按:大房可不是當假的啊!

果一開始被我推去叫蟲滾出來領花,
蟲還「哼」地一聲扭頭擺譜,阿果果馬上端出碗公般大的拳頭,青筋暴露朝空揮了兩下:
「馬上給我滾出來!不然揍死你!!」嚇得蟲的同學以為眼前這名女人是來尋仇的。

蟲一站起來,我馬上想到...身高不對,這傢伙有偷墊鞋!!
果真如我所料,他穿了一雙龐克鞋,在及膝的學士服底下,格外顯眼跟違和。

阿果一個箭步,伸手扯開蟲的襟口(蟲同學:啊~~~*遮臉*),
想看清楚他裡面到底穿了什麼(蟲同學:這麼直接~~~~*驚喘*),
沒想到就我所看到的領口花樣,那卯釘穿繩....絕對不是什麼良善之輩的衣服,看都不用看= =+

這之後,我真的是太好奇他下半身穿怎樣了,
於是蹲下把學士服從膝蓋撩到老蟲的褲頭處,我真的真的聽到他同學驚訝的抽氣聲....bbb
(蟲同學:...這...蝶魂同學你...這樣不要緊嗎?要不要幫你打電話報警??)

果按:我只是微掀開學士服領口啊,又沒脫他衣服!再說這麼沒料的身材誰要看啊一3一

以上演的這齣,基本上在團裡根本是不足為奇的事情,
蟲一向也都隨便我們,只是第一次在外人眼中我感到是這麼的............bbb

花很重,拿得手很酸,我一個甩手,原以為蟲會來得及接住,沒想到真的是我高估他了OTZ
「啪碰」的一聲,包裝紙連同花束上半部全數正面直擊阿蟲蟲的臉,後者悶哼了聲,欣喜之餘,倒也沒像以前一樣朝著我的頭頂大吼「X!很痛耶你知道不知道啊!!」。

請蟲的同學拍了一張照片代表到此一遊後,蟲掂了掂花可能覺得滿重的,就和同學的花一起放到一旁去.......果真...花壓全班、小花見大花(不是coser啦)......我又不禁再次感嘆我媽真的是搞得太誇張了..^^||

從頭到尾,他都笑的合不攏嘴,足見其實這小傢伙也是挺高興的,不然也不會我打電話問他人在哪時,他劈哩啪啦描述的巨細靡遺啊。

唉啊~罵歸罵、揍歸揍,蟲不乖還是不乖,不過大家依然寵他寵的緊,就連某阿姨也這麼講OTZ"

也許真的欠他的,但...畢業嘛~總是喜事一件,在此恭喜臭蝶魂啦~~

唉啊!忘記叫蟲抽兩枝玫瑰給聞名已久的可樂跟兔兔了..bbb

那...奇怪!!禮拜天怎麼又是某蟲的節目啊......一口一bb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