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彼岸月澤‧
關於部落格
記聽歌聲,曾隔院,碧紗窗裡。
有限深懷,驀相逢,一燈琉璃。
  • 898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CWT21〉今晚真漫長‧今宵

■為什麼還要打賭

又是「你出OOO我就陪你出XXX」的那句魔咒作孽= =+

You jump!I jump!Everbody 攏 jump!

說到底還不是經不起激,
每次只要強烈希望對方去填坑,最後自己都會被抓住腳一起下去陪坑,
我只要想起某蓮藕當時在一旁默不吭聲、心底卻笑到快翻掉的表情,心裡就無比怨恨~~(鬼火)

  ※ 詳情請參照 老紗網誌〈
熟男之路~不由分說!?
          老魚網誌〈
讓我們歡樂在今宵(啥?)

雖說小草自己本來就很高興的跳下去,但是...連做三把武器的痛..........實在太心痛了OTZ

特別是老蟲好心找來不用錢的板材,真是堅固耐用到令人痛哭流涕,
但也實在是難操作到一個令人流血流汗的地步,不僅難以導出刀鋒,還無法拋光一"一
處理好刀刃粗胚正灰心喪志打算擺爛逃避的時候,
恰好跟隔壁家的森林王子聊到某某漫畫,回團裡討論了一下......
於是又一人一坑推得剛剛好XDDDDD
算算那團中也只有我有武器,
正好從新社回家的路上跟原本要去買天伐材料的紗一起偷偷買了線材XDD
之後,就一路偏離航道了三個多月.....(藕神官:你最好搞清楚你現在的立場一"一+)

直到接近了十二月,期間也幫紗處理完了佾雲外拍,這才發現老紗的天伐進度嚴重落後= =
基於看到人溺水、才想起自己並不會游泳的這個定理...
我這才趕緊翻出當初買的水管,請愛妻果果幫我燒甘蔗....誰知,還真大管= =+
重買水管後,才又開始燒燒補補.......................

其實沖田某人真的沒什麼很花俏的地方,這也是我一直很嫌的地方←用料執著控
竟沒想到,他最花俏的地方竟然在刀鞘上ˋ皿ˊ+

足足做了兩天的工,差點被快乾嗆死 囧TZ
不過還是要謝謝神藕的十四枚沖田家家徽啦~~愛你喔>//////<


■過年一樣要今宵

從過年前,老紗的天伐進度嚴重落後,而且一直龜毛在很莫名的地方,
這讓我家藕神官氣到不行,連立場都不想表態,魚神官早就放棄不管他,回家織布去。
.........再說了,良峰家的木炭兄就更別說刀刃粗胚根本不能使用,完全無法收鞘。

證人果:「我都把水管烤軟整把套進去塑型了,硬化後還抽不出來,你叫我怎麼辦!*甩刀*」

看!武士刀本來就是均勻的弧形,他還可以做到前段刃是直的,能怎辦ˋˊ+

只好拿出藕神官原本要用做白狐刀的刀體來加工了,
以下這把刀,某紗只裁了刀顎下來的動作,其他刀柄刀紋刀鞘的加工...全沒人敢奢望他= =+

時間很快,年假到了,藕神官奉命回鄉省親,魚神官說過年要閉關修練趕衣,嚴禁打擾。

聽說除夕,老紗吃過年夜飯,便草草的闖了蓮藕家的空門進去趕天伐。
大年初一過中午,我便出發監工順便分解木炭兄的木炭頂,還重刻了木炭←沒錯,是用刻的= =+
初二...芒果監工。
初三...我監工順便開始搭木炭頂的基礎裝飾。
初四...
初五.......

我的新年就在良峰貞義的阪良城工程中度過;
蒼天啊!!!你為什麼如此不仁啊~~~~~~~~
人家鷹司的刀早在年底前就完工了,為什麼我還要做第三把武士刀~~~(喊)

誰!!誰敢在十年內叫我做第四把武士刀,我一定會揍他揍到跟蝶魂一樣殘~(狠)

(問醬紗:煙~別這樣嘛!我們是麻吉耶~~~*蹭*)


■試妝在今宵

從紗跟魚到信義蝶魂老家外拍完開始,就被說成「一臉悲憤的談戀愛」;
之後良峰木炭兄試妝,回來更被朋友說是「一臉悲憤的憂國憂民」XD

說來,紗的表情已經到了只能「一臉悲憤的OOOO」了嗎?
因此,禮拜六的早上,紗用悲苦的表情幫我化妝時,我一直忍不住想起朋友講的那句話來XDDD
─想著阪良城的惡魔一臉悲憤的憂國憂民,其實是為了煩惱今年的稅收又不夠他吃了的窘境。

反觀我,從假髮戴上去,就一路被恥笑。

「唉唷!這麼幼齒我哺不下去啦~~~」
藕神官當著我的面笑到直不起腰。

「阿米,沒想到你『小公主』的野望竟然在鷹司身上實現了,嘎哈哈~~」
芒果當眾指著我笑得像得意發狂的烏鴉。


■今宵多珍重


是啊,要珍重啊~~~

當我提早半個小時下班奔回家裡跟老妹會合接著出發到蓮藕家集合竟然發現兩台車已經堆到後車廂滿到像酷斯拉來襲全城要峰擁出去一般滿。(喘)

這當然經過之前信義外拍的『時尚問二叔』教訓,
大家都近乎歇斯底里地反覆清點東西,深怕少了什麼..bb





瞧!照片中可是好不容易把小雞號的後車箱給關上的...bb
老妹在駕駛座上設定GPS定位系統,
老蟲已經抱著枕頭在小鴨號的副座上進入休眠模式。

以往去台北都是靠捷運移動,從沒有自己開車去一闖台北城過,
幸好老妹方向感強,事前拼合兩張衛星地圖寫了簡單路標圖,
又去跟朋友凹了一台衛星導航,
這才八個人兩輛車『抖』膽上路。

一路上,紗睡倒在我大腿上,老妹跟芒果一見如故(以前就見過了吧),滿路笑鬧;
還一直開後頭小鴨號(車主)的槍XDDD
且聽說,小鴨號那車一路都在吃,老魚高壓實行填藕政策,務必一晚內把蓮藕填塞成人型XD

猛力拍打有點遲緩的衛星導航後,總算有驚無險的抵達旅館,
但那塞滿大廳的行李...真的只有八個人的份嗎?我以為是什麼進香團耶...bb

半夜十二點,我帶著阿妹去師大夜市覓食,順便幫大家買宵夜(好狗膽!隔天cos,晚上還吃...b)
老蟲帶著哭嗓來電吵要喝燒仙草,不料整個快熄燈的師大夜市竟都買不到,真令人同情。
不過燈籠魯味真好吃>//////////<

吃喝看片完畢,老紗看我咳到肺都快噴出來,決定提早幫我刮痧─

「我去洗個手,你自己看著辦嘿!!」妳妹在場,脫衣服的俐落程度好歹含蓄一些。
「你...你真的要當著我妹,這樣蹂躪我嗎?」

妹拉把椅子腳跨在梳妝台上啃雞翅(妹:姐你可以再破壞我形象一些啦ˋˊ),悠悠的說:
「你們自便,我只是來借住的,別當我存在,別理我,愛怎樣就怎樣,感謝~」

當下,有一種『我帶妳來玩幹麻啊,電燈泡』的感覺~(紗:電什麼燈泡啊,憑你這種貨色!)

幸好其芬芬沒像上次正好打來『撞破好事』(!),
免得紗又一時興起,功力一吐,刮得我呼天搶地,
連『我再做一件必須流汗用力、煙要喊痛呻吟』的歪話都講出來了,混帳!


■樑子在今宵

第一天出的是 良莫、草如

早上八點多起來,下床差點踩到妹,只好跟著紗,悄悄的起床梳洗化妝。

第一次起床這麼小心翼翼的,以往都是開了門闖到隔壁去『剝蟲繭』,用打罵揭開一天活力的序幕。

也許是這次老蟲沒有出,因此一早格外沒動力,好像忘了做早操鬆筋骨一樣。
(毆蟲當早操?)

以下基於時日已久,老人家記不清楚幹了什麼蠢事,於是用花絮照,代替之。





反正啊,我跟紗的相處模式就是這麼--....機車!!(不然你以為我要說啥)

真不知道這張到底是在根據戲裡人品呢?還是在講真實情況...b

紗,容我再說一次--


你真的好帥啊>///////<

話說,cos當天一早起來通常為了束胸所以不太吃東西,因此到下午常常會跟紗一起『哭餓』。
其實應該說,
紗是無時無刻都在喊餓,流傳已久『四次元無底胃袋』與『胃袋得不到滿足』可不是喊假的。

只見果果幽幽的從包包底層掏出一小包餅乾棒,是花生奶油口味唷//
雖不喜歡,但是真的好餓,還是搶了最後一支來啃,三兩口剩下最下頭那截...

「紗!別說我們不夠麻吉,我連吃東西都有留最後一口給妳喔~」得意招搖貌。
就見紗過來朝我頭揮舞兩拳,狠戾道--
「X的!妳吃到剩下才給我,還有臉說我們是麻吉!!」
「城主打人啊!!!!!!!!」是傳說中砂鍋般大的鐵拳Q口Q
「就打妳!怎樣,咬我啊~~~」
「那妳吃不吃咩>口<//」
「廢話!!」怒眉一揚,「......當然要吃!!」

幸好手縮的快,不然連假指甲都被啃去了(?!)


■湯門在今宵

正當我看著趴在我膝蓋上的老魚睫毛發呆時,突然耳邊傳來一聲─
「挫小草、阿公,你們阿爸阿母來啦!!!」
說時遲那時快,我看到老魚咻地一聲彈起來,迅猛無倫的赤腳飛奔出去.......
是說,這老人家手腳哪時這麼俐落了= =a

「阿爸~~~~~~~」某魚神棍邊奔邊哀,朝著人群彼端的亮爸飛過去。

是的,據說某神棍穿越低越容易過嗨,如今赤腳...誰還抓的住他啊=3=

「噢!乖媳婦~~~」

喂!喂喂喂喂喂喂~~有沒有人想到要扶我一把啊~~~~>口<//

「兒子你走慢點!!」
阿爸阿母看我走的七零八落(?)怕沒一個不穩就當場朝他倆老行五體投地大禮。
「小心走啦,我們等你啦。」
有沒有這麼厚禮數啊真是一3一

好你個神棍!我記住你了(甩指)
沒人扶,我也可以自立自強爬到阿爸阿母身邊......
噢~阿爸!你最疼我了,快點來扶我啊>0<//

才爬近沒多久,神棍已經玩瘋了...而我還當真喘起來了= =
(亮:兒子,男人這樣是不行的= =+)

本來今宵團要出,應該是照著MV的順序出﹝問梅‧鷹荻﹞+﹝良莫、草如﹞才是,
因為聽阿爸阿母說第一天要出四奇,想想便將順序對調,正好卡上〈湯門〉全家福。

早先等阿爸跟阿母時,就跟金叔叔與紫叔叔打過照面,也因此留在四周沒走遠。
所以.......喂!!幹嘛又拋下我~~(遲緩前進)

阿爸阿母跟金叔叔、紫叔叔還有非妙集合時,我就在旁邊一步遠的地方被帶走了Q口Q
(爹啊~娘啊~~~~~~*哭抓*)

「小草快過來,我們都在等你啊~~」阿母出聲了。

如果真的有怨靈這種東西,我看大概已經從我嘴裡旋轉著飛奔到阿母懷裡了吧一3一"

「拜託!再給我三秒,我馬上過去。」
才說著呢,我竟看到神棍施施然的從我面前用一種無比輕快的步伐小精靈跳躍走過。
.......拎XX的咧,真是好樣的= =+

能耍的技藝(?)都用完了,連阿母上次一對一傳授的劍招都拿出來耍了....
最後終於被攝影師們嫌棄的踢回阿母那邊.......對不起!阿母我給您跌股了/Q口Q
(嘎:看來父不教子這話是真的,我該把你送去東瀛學劍- -a)

「小草來,這個位子留給你。」阿爸很高興的招手。
那是在阿母跟前,一臉傻笑的神棍旁邊(如:小草不可以說老人家壞話喔)。

看著阿爸阿母已經熟練的就閃光位子了,這時候就得請出我那『抗閃光墨鏡』了!

「小草,眼睛怎了?」阿母摸著我頭頂的火山包,他老說無論是大小還是觸感都很合手。
「.......怕瞎啊我Q.Q」這麼閃的父母!我努力把寬版鏡架塞進髮際裡。
見阿母笑的開懷,我也就不枉此生了~~
(如:小草真是孝順。*茶*)


來來來~~
這抗閃光墨鏡是您居家外出的好碰友,
如果您家有一對像我們家這樣閃光度直逼五萬燭光、金光閃爍白熾耀眼神魔皆辟易的恩愛父母,
那更是您不可或缺的.......噢!好,來了啦~就定位就定位!

當我戴上妹妹大力贊助的墨鏡時(上回是蝶魂的),四周響起高高低低的笑聲XD
.......你們要知道,這種環境下長大的孩子,沒點保護眼睛的措施,可是會瞎掉的。

 

然後就........一家團聚....十分鐘 OTZ"

跟神棍在一邊閒聊發呆之際,突然發現阿爸在跟個女人搭訕──

「噢!阿爸,你隨便跟別的女人說話,我要跟阿母講!!」我跟神棍異口同聲捍衛母權。
「你們兩個給我看清楚-這誰!!」阿爸轉頭低喊。

唔~是怨姬。

「怨姬是我妹啊!還不給我叫姑姑!!」真是家教不嚴。

如果這樣就叫姑姑,那我還算你兒子嘛XD
「阿達仔說,每個女生都是乾妹妹,乾妹妹就是準備要當女朋友的。」

喔齁!我看到阿爸瞇眼打算要抄紫霞打我手心囉XDDD
「我要跟阿母講,他一定會罰你吃五大鍋白粥的!!」

充滿母愛的白粥~~是咱家最至極的懲罰,可要原汁原味的品嘗到最後一滴喔。

「什麼!!」

神棍笑眉笑眼補充道,「不是五碗,是五鍋喔^__^」還比出個五的手勢來。

阿爸,敗~~~~~~~XD


玩鬧一陣之後,得乖乖回會場卸妝了。
臨走之際,我遞給金叔叔跟紫叔叔一人一顆巧克力──

「...呃,謝、謝謝。」金叔叔勉強擠出話來。
「............。」紫叔叔被怪小孩驚嚇到連話都說不出來。

.......一回頭,非妙不見了O口O//不愧是小精靈...bb

「阿爸,我很會做人吧,幫你做足面子了喔。」嘿笑。
「嗯~不愧是我兒子。」阿爸搥搥胸指指我,一臉得意。

「是您教的好。」狗腿乃明哲保身避免被紫霞打屁股的第一步。


■今宵配對超神奇

鷹司:「這個錢包...可以...送給我嗎?」
藕神官:「...我早就花光了。」
--鷹司即刻斷氣。


第二天 出的是問梅與鷹荻

一早九點起床...別問我為什麼比第一天晚了一小時,因為...睡過頭了XD"
下床差點踩到......其芬!!!!

為什麼不是踩到我妹呢?因為那個脊椎爛的傢伙已經爬上床睡了,紗只好去跟其他姊妹擠..bb

至於頭抬起來便看到壁燈上掛著九禍的頭毛,害我差點起床跪拜大呼女王萬歲...那就是另一件事了。

回想昨天自己是怎麼睡著的,還真沒印象,
只記得滿房間的行李,我累得靠在床板上看電視,其芬跟紗還在旁邊笑鬧...之後就不省人事了。
(紗:是老娘把妳僑好塞進被子裡的好嗎ˋ口ˊ)

又是默默的塗牆做開始,其間還不時的去按隔壁蝶魂那間的電鈴啦~
諸如借牙刷啦、借廁所啦~~那傢伙都穿著吊嘎啊,澎亂著一頭長髮趴在床上伸手開門....
不蓋人,當他爬來開門,光線透入全黑房內時,我看到蝶魂的身影,驚愕地退了一步--

有鬼!!!!.........我就知道大家會這樣接XD

當然不是,是以為走錯房,走到一個住著不認識少女的房間了..bbb

這娘兒們近幾年真的越來越少女,是怎樣啊="=
連之後進去借盥洗用具的妹,都是默默的拿了毛巾牙刷後,都是一臉無奈地搖著頭回來XD"

(蟲:人家又不像你們這群孔武有力的男人~~*嬌滴滴羞答答*)

也感謝特地跑回會場拿甜甜圈來餵食的璇燁唷~


瞧!!餓倒主紫紗那猙獰的爪子XD



我錯了,我不應該用鷹司的妝做小草的表情....(慚)



■感謝這些天遇到的朋友

其芬  每次見妳,都覺得妳更可愛了呢~(被咬)
黑羽  謝謝草莓>////<還有可以教我如何有那一身不斷電的充沛精力嗎XD
瀟瀟  瀟妳的造型每次都令我那麼訝異啊~~~(蹭)
沐玥  謝謝妳給的那一大盒金莎^_^『夜半』就交給妳照顧囉~
幽雨  有!人家有乖乖在外頭等妳,可是等到五點多就摸走了而已..bb
玨瑗  真覺得好厲害─無論我躲在哪,妳都可以悄悄地從背後環抱上來耶(羞)
小小開 噢!是金酥酥~素顏笑起來好靦腆喔(樂)
由紀  是紫酥酥,放心啦~巧克力不是暗器啦:P
亮亮  阿爸~~妳媳婦都打我大腿~~~(奔)
守義  阿母~~先通知我戴個墨鏡好嗎~~~~~~~(被閃瞎)
宇薰  為什麼妳不幫我吃巧克力(幽怨)
小竹  小竹小竹一樣好可愛,快跟我回家吧>3<
蔚懷羽 唷!小羽~抱歉,我花名真的不是桃太郎啊XD
柳丁丁 可惡!我竟然忘記把早餐牛奶的吸管帶出來=3=//
三藏  好久不見,可惜晚了一步,老師已經卸裝了Q口Q
夜迷蹤 又是遙遙相望啦XD"下次一定要朝彼此飛奔喔>/////////<
璇燁  不好意思,我們這群人又跟妳乞食了,好心會有好報的~>口<
懶心  抱歉讓妳大白天的就又看到『餓鬼亂世』的恐怖畫面..bb
老貓  原來妳都躲在那麼偏僻的地方裝孤僻啊~(貓:妳不也很會躲才會遇到="=)
寒雲  真的不用再為我開發新的刮痧技巧了,我這輩子已經離不開紗了Q_Q
羽文  妳、妳的XX什麼時候才要出啊~~
狂間  帥哥~莫非妳我真是無緣,快找一天回鄉我們來約個會吧~~(痛泣)

最後要感謝同行的好姊妹們,以及我最愛的妹-容,還有美吟表姊^___^
......以及在家辛苦了的威弟(摸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