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彼岸月澤‧
關於部落格
記聽歌聲,曾隔院,碧紗窗裡。
有限深懷,驀相逢,一燈琉璃。
  • 898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站在懸崖上的那一刻

延過了18天的雨季,也過了蝶魂期末考的那一周,也拍了彩雲國物語,然後終於排到了冰藍的宵。

然後,豬頭蝶卻蒙蝶太后寵召,回外婆家省親去。氣的冰藍大罵,「早知道就不等他了。」

因為昨天北上來回累到睡過頭,十點半才驚醒匆匆洗臉刷牙換衣服飆去冰藍家撿人,結果冰藍的妝已經差不多了,當場差點沒羞愧的鑽地洞去躲。

中間省略,直接跳到前去東海湖的路上。

沒想到,好好一個外拍竟然因為東海的爛警衛阻攔沒法開車進去,我已經很有誠意的亮出學生證跟身分證了,也說了只是進去拍照,約兩個小時就出來,沒想到爛警衛卻拿了一個「校園內車輛有管制」的爛理由搪塞我,騙我沒當過大學生嗎?哪一個大學不是押證件換證之後就能進去嗎?

爛東海!爛死了!哪一個唸東海的麻煩站出來?拜託去申訴一下你們學校的制度很差知不知道啊!

結果浩浩蕩蕩一群人拎著攝影器材跟大包小包,冰藍還穿著厚底靴在...爬山!對,就是爬山,路標沒幾支,差點就迷路在荒山野嶺中,而且還是警衛報錯路,害我們枉走了一大~~~~圈,冰藍還打趣說,幸好蝶魂沒有來,不然鐵走到翻臉大罵,還吵著要人背。

最可怕的是終於走'到了東海湖,卻因為要取山坡景,結果每個人幾乎都是趴在超級陡的崎嶇山坡上拍,一個不小心就連人帶相機的滾個面目全飛,甚者好幾次踩到滑石還得當場練劈腿(天曉得我骨頭硬到一個壓都壓不下去只能哀哀叫人扶的地步QQ)。總之就是很搏命,就連下大雨外拍也沒這次的艱困跟危險,嚇死了Q_________Q

就算擦了「噢喔喔」防蚊液也是飽受蚊子狂叮,冰藍還隔著那麼厚的妝被叮到額頭。

說到底都是東海的警衛很差勁,不給開車進就算了,還報錯路,什麼看到路標就右轉,活活多走了一個大大的U型的冤枉路,結果回到側門找車的時候,根本走不用五分鐘,真真真真真氣死人。

之後就開著車,跑到國際街的古典玫瑰園假裝氣質路線,結果卻開始十分低級的對話,笑的大家東倒西歪,事後芒果下了一個評語:

「真是高檔消費,路邊攤的品質」XDDD

回到紗家之後,開始邊看新片邊讓紗刮砂。

照樣蝶魂把長及頸背的頭髮紮好之後,紗才按著他的脖子沒多久,蝶魂就痛到開始表演旱地游泳,跟原地瘋狂跺腳,此時就看到青蛙老師跑到蝶魂面前雙手合十,狀若虔誠的發問了:

「請問這期明牌幾號?」

蝶魂低著頭埋在枕頭裡亂蹭,聽到老師耍寶的問句也就順勢手指亂比個三、六、八等等的手勢,一邊的芒果趕忙合十的直道謝。

越是邊吵著要看新片,蝶魂就越是不安分,紗就越刮越大力,惡性循環下蝶魂也就哀的更大聲,不過已經沒上次那麼淒厲跟慘絕人寰了。

蝶魂刮完,匆匆的把吞佛暗算蓮華那一段看完之後就飛也似的逃回家,親像飛的咧。

結果,換我的時候,紗罵的更是起勁,原因無他,只是她說我的身體比上次刮更爛了,一身青青紫紫活像被毒打過似的,嗯,是的,紫紗跟蓮靈便一個大吼叫我要早睡、一個斜著眼用很鄙夷的口氣叫我要多運動。

唉,這個暑假難過了~~~~~~~~~~~~~~~~~(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