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彼岸月澤‧
關於部落格
記聽歌聲,曾隔院,碧紗窗裡。
有限深懷,驀相逢,一燈琉璃。
  • 898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CWT進香團之閃亮遊記

 


 

八月11號 活動前一天

這次北上,真的沒有魚,咱神獸過半就沒有皮(這啥鬼話?);沒有老師,咱大家可能要拖著大批行李露宿街頭挨餓吱吱叫。

因為已經分批將行李拖給老師送上台北,因此我們出發時行李幾乎可以算是沒有,輕鬆的摸到了10點多,才由煙媽開著休旅車一個一個撿到車上扔到朝馬站滾上車。

很顛簸的、很崎嶇的、很坎坷的、我們一行五個人終於撘捷運又換公車,搖搖晃晃的搖到了遠在安坑的老師家。

朋友涼涼的穿著拖鞋,很悠哉的從12樓晃下來的時候,我們伍個已經站三七步的站三七步、平蹲在地上的平蹲在地上,一副就是流氓跟乞丐來恐嚇善良人家的態勢。

等到老師啪喳的按下鐵門的按鈕,我們紛紛用一種乞討的動作湧到老師面前,顫抖的伸出手指:

「搬家搬家搬家!!」真箇是一窩小朋友哭鬧著去拉扯幼稚園老師的衣擺。

等到進到老師的小金窩,早已經顧不得窗外風景漂亮視野遼闊,大家巴住沙發的巴住沙發、倒在地上的倒在地上,每一個人都是眼神渙散四肢癱瘓(押啥韻= =||),頻頻喘氣中,竟然看到小黑白活跳跳的從地上彈起來,兩眼發射精光的跟著老師轉來轉去看老師的收藏品,然後一付少女崇拜英雄、只差沒有兩手交握胸前眼睛轉著宇宙銀河似的秀髮飛揚(這應該不是在演某青蛙卡通吧..bb)。

然後老師緩緩的端出熬了好幾天的海鮮咖哩,那香味已經讓喪失意識的我,憑著對食物的怨念用爬的也要爬過去拿盤子去盛,拿著那兩盤熱騰騰的呈現深咖啡色的光澤(熬很久嘛XD)、隱約浮著蝦仁等等輪廓的濃稠湯汁,我的心跟著我的口水差點奔出我那快閉不緊的嘴巴.....

傳說中夢幻流浪漢的夢幻咖哩~~~~~~~~~~~~~~~~~~~~~~

萬一我以後吃不到了怎麼辦~~~~(激烈翻滾)

其實住的遠除了安靜,老師家的生活機能齊全到一個嚇死小鬼頭的地步,樓下是燦X電子,對面有寶X眼鏡,旁邊是屈X士....只差在、離市區好遠Orz

然後蝶魂拿出他磨了好幾天的武器,老師看了看,變搖搖頭說 「你還是拿笛子好了。」一句話,讓蝶魂目光含淚泫然欲泣,最後很沮喪的在沙發上哭著睡著(蝶:我這是累了啦一0一)。

我跟紫紗就非常悠哉的一個看著漫畫,另一個磨著備用的假指甲跟調和著上在手臂上的粉底霜;結果包含了晚上的災難,我們一共毀了老師家的一張桌巾跟一張沙發布....囧RZ

在老師家放肆的打滾到半夜三點,大家才在老師的驅趕下輪流洗澡上指甲油吃點心之後,乖乖的去就定位睡覺─女生睡樓上的小床、男生在客廳打地舖。

才過了一個小時,紗的手機在四點的時候響了,果然是定鬧鐘吵隔壁的起來喊人起床,被吵了10秒鐘之後竟然是我醒來叫她起床,等到紗唏唏囌囌的爬到飯廳化妝之後沒多久,換仙子磨牙磨的我神經緊繃,於是開始了今天傍晚悲慘遭遇的開始。

 


 

8月12號 活動第一天

仙子睡的腰酸背痛爬下樓之後的兩個小時,因為睡的滿身大汗,於是起床晃晃喝點水,時值七點多。

從樓中樓的小欄杆看出去,客廳七橫八豎的躺了一地人,乍看之下滿可怕的;拐到一樓飯廳,看到某蟲已經被紫紗挖起來乖乖端坐在餐廳椅上任紫紗在他臉上「上補土」,化妝時候不言不動的某蟲、百分之百是在睡覺,意思就是說、他睏到隨便紫紗在他臉上畫烏龜都無所謂了。

在安坑的山坡上,早晨的陽光很美,可是我很睏,再美都沒用,於是又爬回去睡一下,翻滾到九點多,才真的睡不著起來洗澡跟處理化妝前的清潔工作,然後穿著孕婦裝踏著木拖鞋一路啪喳啪喳的爬下去買早餐。

一路畫好某蟲跟仙子的妝,老師就開著小白法拉利載卡多(有人能解釋一下這台車的超自然功能嗎?),塞著滿滿的行李跟人從安坑一路塞車塞到我們位在公館的旅館,花了半個小時多,接著連人帶行李的推下車,加速回安坑去載下一批的烏龜跟白貓。

然後就是山崩地裂也不足以形容的慌張場面─化妝更衣大戰。

由於朋友「奮勇的抗爭」之下,我們一行10多個人竟然包下一整層的旅館(一層也才五間..b),一開始是啟用其中兩間,恰好是對門,於是就看到兩扇門之間不停的有人來回跑,求救的求救、救火的救火,場面混亂、翻箱倒櫃、不可開交。

直到兩點約定的時間到了,情況更是緊急,補妝的補妝、飾品不見的飾品不見,唯一最悠閒的應該是某蟲,涼涼的梳妝打扮、涼涼的穿好衣服、涼涼的喊人快一點。

搞了半天結果是兩點半才到會場,計程車上情況更可怕,我的假髮馬尾竟然活生生血淋淋的掉了Q口Q,結果正面看還不覺得怎樣,某蟲就吱吱叫說這樣比較帥又沒關係等等,在婉拒了三四批人的拍照邀請之後,我直接把蝶魂推去給人拍,自己開始張望救火魚來了沒有。

一看到魚,差點沒眼淚鼻涕滿臉的衝上去揉,一手掏出假髮、一手夾著髮簪,某魚看到差點沒氣絕,「就跟你說100公分的馬尾太重了吧!」

望向台大入口那高聳入雲的樓梯,我深吸了一口氣,右手抓住魚的手,抬頭看著蝶魂走在前面的玄武裙擺,一口氣往上爬,其中踩到自己裙擺差點仆街的次數不計其數,但都被魚緊緊抓住,才沒大行五體投地叩拜禮(真是大禮啊)。

當然爬到南雙號時,又重蹈三年前出冬裝青龍的覆轍─綁馬甲綁太緊,開始呼吸不過來。

就看到諸親好友遞水的遞水、搧風的搧風,過了好一會才像個正常人能到處爬。是說這一趟真的感謝好多人!

可能是馬尾尾端刻意燙的捲捲的,又長又綁的高,我隱約有聽到路過的人說,「阿修羅有這一版嗎?」,聽了差點仆街,自創好玩是好玩,什麼都隨自己來,但是就是人家問起的時候會尷尬一下。

後來對面的邪獸只看到幾隻,某蟲首先開溜先去玩,我也拖著亦真往攤子衝。說真的,在原地等對面失蹤的某人最好的方式就是一起搞失蹤!

然後跟神獸其他人講了聲,就拖著亦真往劍妖的攤子去領書;說真的,跟劍妖見面是很高興的事情,因為劍妖很可愛的說,還特地從桌子底下鑽出來呢,不愧是歐巴妖XDD(妖ㄟ,下次還要繼續玩喔^__^)

然後就擔心神獸其他幾個等太久,趕緊爬上樓去。

也許是大家都在看野豬,動不動就穿著cos服在那邊野豬動力,比的停不下來,尤其是蝶魂、傳神之外還帶點爆點,「重點是在屁股啊!」然後很奮力的跟著口號的節奏扭來扭去。

同時也依了紗的怨念拍了「神獸雜貨店團」,

我,青龍,拿龍角散;紗,朱雀,紅鷹牌海底雞;

蝶,玄武,龜甲萬醬油(家庭號的喔);仙子,白虎,虎標萬金油(白色;)蓮靈,白麒麟,麒麟啤酒;

總算了遂紫紗四年來的怨念,拍的時候真是歡聲雷動,大家笑成一團。

後來也遇到的好多人:

玨瑗,終於見到妳了喔,沒cos真可惜呢,妳是個好可愛的小美人呢。

至於樓下沒膽子上來的凡,沒關係,有機會一定咬的到你。

某小燈跟大燈燈,妳..妳怎麼老是這麼有本事找到我QQ,難不成一切都是我當年搭訕的錯(被燈咬);好久沒見到妳了,跟大燈燈有點搞混,不過大燈燈依然比較文靜說。

雁雁依然好可愛好美味好彈牙的樣子、

小竹是壞人(嚎)、

榮笑笑真過分依然好高好美艷、

阿姨還是阿姨嘛幹麻否認還打人家、

裕希大叔也好高而且很可愛喔、

貓真是辛苦妳了頂著大太陽等好久下次還要一起玩喔、

還有感謝兔子大哥(應該叫人家顏大哥的吧,可當初我就是記到某紗叫他那樣的吧)真的謝謝你特別加洗的照片喔,謝謝。

但可惡的是我穿細根的18公分鞋,一路上真是仆街連連,身邊都圍滿親朋好友,好讓我一個不小心要仆街的時候讓我抓一把穩住;好幾次是自己抓住人的肩膀、有時候是朋友看到我要跌倒了衝過來抓住我的手臂、有幾次是我要準備表演下腰了被朋友從背後推回來,好比:

「煙,妳真的是來『ㄉㄠˇ』蛋的!表演跌倒的倒!」一句話讓我好氣又好笑,基於他剛好伸出手把我推回原位,我倒真的沒什麼話好反駁。

大概四點多我跟紗留下來讓貓拍照片時,臭蝶魂他們竟然就先開溜回旅館還偷睡覺了,不過貓很可愛也很辛苦,太陽烈的跟什麼一樣,差點害人家一起曬乾,之後揮手說好明天見,就被老師盯著走去搭車,結果慘的是...我一上計程車就差點昏過去。

回到旅館,竟然發生了生平最可怕的事(不是撞鬼啦QQ),我幾乎不記得自己怎麼脫掉那一身的衣服,印象中有爬到廁所吐,之後只知道紫紗好像有幫我塗了點虎標萬金油,舒服點了之後就不醒人事了,之後問紫紗,我是不是有在廁所裡仆街,其實只是開玩笑的,沒想到她竟然說對啊妳真的仆街了。

昏昏沉沉中,手腳重的舉不起來,被紫紗推到椅子上坐好,衣服剝掉就開始刮砂,只記得自己又哭又扭的吱吱叫(平常會扭不會哭),後來扶到床上睡覺;依稀中聽到蝶魂來叫紫紗出去吃飯,不知道為什麼後來好像是吃披薩,除了自己睡的房間外,外頭四間真的是大笑小笑嘎嘎笑,還聽見蝶魂哈哈笑的漸聲遠去對面房間,又哈哈笑的跑回來進入隔壁房間,一派畢業旅行的樣子。

以下是後來分別訪問老師跟冰藍整理出來的晚餐過程:

一開始魚說想要吃燒肉,老師說最近的地方就是在公館,可是老師顧及有人破病在床(就是我)需要人照顧,於是蝶魂提議要吃披薩(他每次住外面都想要吃披薩@@),好不容易統計好店家跟口味以及數量,老師就騎著機車帶著蝶魂出去到處找披薩吃。

由老師悲慘哀怨的供詞中指出:

「台北的路基本上就是單行道一堆,明明不遠的路就偏要你繞一大圈,甚至還有兩條師大路哩;拐了好久最後終於把批薩順利的帶回飯店去餵飽你們那群小傢伙。在路上那隻笨龜讓我載,只好雙手懸空拎著披薩,遇到路況顛簸或是煞車,為了保持平衡甚至把剛烤好的直接就『ㄎㄨㄟˇ』在我的腰內肉上,害我怎麼覺得越騎越燙,叫他拿走,竟然還回我『放我腿好燙,所以就借"ㄎㄨㄟˇ"一下你的腰』,妳說欠不欠打!」

大概是睡到八點左右,比較舒服點了就爬起來洗澡,趴在行李箱上翻衣服時還把進來房間看我情況的蓮靈給嚇到,之後洗過澡後舒服很多就走到隔壁去看情況。

每一個都非常驚訝剛剛腐爛至極的我還站的起來的樣子。

由於一開始人是集中在蝶魂房間看電視,那傢伙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就跑來我這間洗澡,一點都不知道避嫌,刺他兩句,卻被他譏笑,「你是男的,別偷看我洗澡。」好你個臭人妖!

隨後不知怎了,五間房門大開,活像住在家裡一樣光著腳跑來跑去;更不知道為什麼剛剛明明我睡的非常安靜的房間最後竟然變成了恐怖節目放映室,一夥人看的驚叫連連格外有氣氛,搞的我這根本不敢看恐怖節目的原住者忙不迭的衝到對面的某魚房間裡。

對面的某魚房間,氣氛跟對面孑然不同,飄散著女孩子剛洗好澡的沐浴乳香味,蓮靈這領有牌照的復健師一個個的輪流檢視大家的身體狀況,然後非常氣氛和諧的、開始了婦女協會的身體保養運動教學。

「西醫身體保健的請留在這間房,要民俗療法刮砂的請到對面房找紫紗洽詢。」

突然之間,對面看「恐怖的水中女人」的那群竟然發出了慘絕人寰的尖叫聲,嚇的咱溫馨和諧的「婦女新知研究活動」被迫中斷,紛紛探頭出去看。

簡直像畢業旅行...嗯,其實有比較像進香團啦。

總算開開心心的把人趕出我房間,一個人把燈光關小,看著萬惡的節目流著口水帶的怨恨入睡(料理東西軍啦);不久紫紗也摸回來睡覺了。

可能是玩累了,這一睡、就睡到了隔天早上九點多。

以下也是由冰藍跟老師提供:

 是愛情觀點講座,事關個人隱私,因此不公開,聽說話題非常犀利辛辣就是。


 

8月13號 活動第二天

九點半,紫紗叫我去叫隔壁起床,按了電鈴沒多久,蝶魂爬著床鋪伸手把門打開一條縫:房裡全黑,黑白癱睡(說真的不是黑白被蝶魂踢來開門的我很訝異),蝶魂一頭半長髮活像被轟炸過一樣,要不是他一臉低血壓的悲情慘白樣,我真的會笑出來給他看。

然後一房一房下樓吃早餐,我卻要等紫紗斯里慢條的梳洗出來,結果一下樓幾乎沒位子坐,被流放邊疆去了。好不容易吃完早餐,老師又開著小白法拉利載卡多(到底誰能跟我解釋一下老師這輛車到底是不是高科技產品啊?)來載我們背不回家的行李跟武器。

約莫12點,我們就辦了退房過去會場,開始了好幾年不曾有過的單純逛會場的青春活動,以往都是拍完美人就溜走的,這次趁著紫紗她們去淡水玩剛好有時間逛一逛。

戰力品計有前一天劍妖的書,這天又買了讓我哭到深處無怨尤的「血咒」,這不是廣告喔,我不認識北方...bb但是這篇文線上就讓我哭到一個不行,所以、買!還有一些Cat的星宿卡和婕妤學姊的小東西(我躲!學姊沒認出來XD)。

然後就哭鬧著剛卸妝的黑白陪我去醉月湖(因為某蟲依然很想睡覺),結果後來好像是蒼陪我去的@@||(黑白:妳放我鴿子QQ),然後又開始追美人。

先遇到了好久不見的非關關跟她家美麗的青龍王夫人(為什麼我是昨天出青龍呢Q__Q不然就有理由搭訕了*被某奶油花枝打*),非小關看到我第一句話就是:

「非煙妳怎麼瘦這麼多~~」

嘎@@這次每個人看到我都說我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嘛Orz||嗯,來唸研究所,保證妳不是極瘦就是加速變胖(看樣子風險很大的喔..b)

也看到好多...認不出來,不然就是看到臉但是我忘記名字的美人....我錯了!(叩頭)當然也看到了昨天說好熱可不可以不要出羽人的貓。

和在人群中以為不會被貓發現,結果貓很可愛的用握住刀柄的左手微微的朝我打招呼,那一瞬間、我幾乎開心的笑了出來。果然貓的羽人很帥啊.....只是不是用自己的相機,拍的不是很理想...噢!每次都越到緊要關頭,越是會出包Q口Q

然後又遇到了泣雨阿姨唷....所以說不是只有我叫她阿姨的嘛!好多人都叫她阿姨啊XD

後來實在熱的受不了了,就跟著蝶魂爬回會場吹冷氣表演出魂痴呆的特技,中途因為我一直哀嚎蝶魂才陪我走到大售票口買飲料,但是聽說飲料阿桑被警察驅離了,害我當場想仆街算了,也因為太渴太熱了,就算看到席珍的元禍天荒出現再眼前、四週還沒有人牆正是拍照的天大好機會,但...還是乖乖的走回正在棚子底下躲太陽等人的蝶魂那邊一起回會場Q___Q

等到快五點了,紫紗她們總算從淡水回來了,雖然中途發生了點小插曲,也差點擦槍走火的當場吵架(我們吵架才吵的凶哩XD)

終於要出發回家了,買晚餐的去買晚餐,先去國道總站的先去,然後就浩浩蕩蕩的在那邊堆了一堆行李,活像丐幫群聚一樣。

偷偷吃著麥當勞邊跟其他人把玩著Keroro的印章,依稀聽到和欣廣播的聲音,於是蝶魂跟黑白去櫃檯問,一問回來,蝶魂馬上變身成路隊長,手裡抓著車票,呼叫著我們一行11人上車,隨後跟車掌站面對面,數一個人頭就拍一下該人的肩膀,到了車上開始叫大家快點坐好,車要開了,我便開始發剩下的麥當勞給大家,直到下了交流道,車子的燈全亮,過了一會兒就聽到坐在最後的蝶魂開始邊拿著塑膠袋邊吆喝過來,「有垃圾的拿出來!有垃圾的拿出來!」一路蒐集著垃圾來回走動。

這一次活動,又真的讓我見識到蝶魂長大了的事實,從磨槍到當路隊長,他至少沒擺濫裝無能就是了。

還有要再次感謝救火隊的冰藍、帶幼稚園的老師、照顧我的紫紗跟差點又讓我批胚叫的芒果(欠我的咬咬跟芒果牛奶冰不能忘記喔)、任勞任怨好~體貼的黑白、老是挖苦我的豬頭蝶、一路操勞我的某蓮藕、笑起來好舒服的琰,以及同行的秋惠、跳、壞人煉、昀、昀妹妹、娟。

於是長達三天的CWT進香團在平安之中落幕了。

附註:緒,抱歉我又爽妳約了,回來台中請妳喝下午茶喔~(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