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彼岸月澤‧
關於部落格
記聽歌聲,曾隔院,碧紗窗裡。
有限深懷,驀相逢,一燈琉璃。
  • 898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這不是遊記,這是一連串的哀嚎~



遊記的開頭,我想把感謝的名單先列出來在這:

  感謝魚跟蓮藕,鞭策妳們是不得已的嘛,我知道魚看到的時候快哭了,就乖乖的哭出來吧,我會給你拍拍的。
  感謝青蛙老師(想吃烤魚的狸),因為你、我成長了~~(拭淚)
  感謝劍心大哥,對不起,我們是「奧客」,下次會改進的~~(拉著蝶魂跟冰藍鞠躬)
  感謝紗、只會當臥佛的蝶魂、其實很有做道具慧根的黑白,以及同行的跳嘎、幫忙訂旅館的秋惠(感激唷)、讓我大吃冰淇淋的昀、娟、幫我戴睫毛的阿煉阿媽;
  還有感謝自己沒有仆街沒有頭痛~~~(接受同行友人歡呼)

  特別要感謝一下某飯店的801房客,真的委屈你們忍受我們驚慌失措奔跑來去的拖鞋啪搭聲、還有一些莫名其妙拔高的狂笑聲...下次人員全數到齊的話,我們會比照去年包下一整層(一層才馬五間)不會再有受災戶了啦...真的非常對不起...ORZ

  此外還是要感謝天氣,幸好沒下雨也沒有很熱,不然這一團可能更坎坷,同時也沒辦法撐那麼久。其實應該是要感謝掃晴娘蓮華太陽魚在心中OS的精采又熱烈的跟老天爺哀求放晴吧XD

  一切的一切,要感謝的人很多,那麼就感謝天吧~~(這是哪一課課文真耳熟XD)


夢魘的開端
  
  TB兩年前剛推出中文版小說時,冰藍跟蝶魂就討論的萬分熱烈,那是個非常寒冷的冬天夜晚。不知不覺中,TB官方就決定推出限量版畫冊了(說是說限量啦,怎麼捷比跟東京的架上都還有?),蝶魂一馬當先就衝去訂書,接著就是冰藍、然後就是我,之後就是眼巴巴的半年望穿秋水等著日本方面送書過來。
  當畫冊送到的時候,咱也決定要出團了,這是個非常么壽的決定,一決定就苦了兩年半,直到三個月前突然驚覺進度遲緩到有危機感,才匆匆忙忙的進入備戰狀態,之後冰藍就進入了「問君能有幾付肝,恰似一串鞭炮爆不完」的狀態,直到出團的當天清晨一點多兩點,她依然苦命的在旅館縫著釦子,請為她鼓掌先。

  話說,TB的插畫者柴本這兩年應該會覺得自己肩膀異常沉重,那很可能是因為某一群人莫名的怨氣凝聚而成的生靈所致。
  對於柴本的畫風,我深深的覺得─看的時候是很爽啦,做的時候就知道痛苦!
  由於團裡原先都是玩布袋戲的,對於布料跟一些小東西有異常的病態性偏執,到了冰藍那種已經要求到「能像則像,不像也得八分樣」的個性,柴本天馬行空高興添啥改啥的畫法,足足搞死我跟冰藍這兩個收集資料的部分,每查一次資料,都能發現一些小地方有些什麼奇怪的小配件或是小裝飾,不蓋你,這種事情真的屢試不爽,原以為都查的仔細了,下次一看,又多了些什麼東西不一樣,活生生給柴本搞死。

←此張就是出團所選定的版本圖,不足處由他張補足資料

  關於身上的裝備遵從「從繁不從簡」原則,秉持「柴本敢畫就要有挑戰的勇氣」的必死精神,除了自己真的做不來的,必須請專人製作外,其餘盡量能靠自己打造就盡量靠自己打造,要特別感謝青蛙老師的開發教學,雖然我都是到後來一兩個月才被打鴨子上架去做武器QQ
  其中用的材料真的是包羅萬象,上至醫療器材、下至電話線材,裝潢素材就更不用說了,用掉大概超過有五十瓶的三秒膠,還有奢侈的捨棄了三百多支扣夾初胚應該是最該遭到天譴的行為了吧(嘆)。



遊記本傳(莫非真的受了吉田先生的影響還有外傳?)

  
出門前是過年,但是這個年很不好過,因為都在趕TB的東西,那些小到快沒存在感的零件、為了清洗方便縫了滿身固定鎧甲的暗扣、自始至終手忙腳亂的釣魚線打結地獄...哇啦哇啦等等,真的不是人過的。
  魚的疲憊寫在臉上,所以也只能嘴巴上念念她的莫妮卡來不及作,而真的不敢冒著她仆街的風險死命盧到;
  此外,這個團缺席的還有吉普賽女王凱雅,因為仙子的家裡有事不能一同北上,搞的我跟冰藍接到消息時眼淚都要灑出來了,一個是扇子已經死命接長蕾絲跟扇墜、十字架也拼好了還亂有模樣的,另一個是衣服最快飆完結果派不上用場的,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cos被嫌身高低(?)

  總之就是在活動前一天我才領了半套衣服回家裝箱,緊急到只能為裝箱而趕衣服,足見悽涼的窘況;
  活動前兩天,更是陷入釣魚線地獄,穿線串珠穿線串珠到眼睛快掉出眼眶;
  出發在活動的前一天,感謝煙媽開著休旅車前去紫紗家載行李,即使豬頭蝶魂已經偷跑去台北過年順便當氣象轉播台提醒大家多帶衣服(不講點他的好話我真的會唾棄他= =),我、紫紗、黑白三人一共四咖行李箱、一推車的道具跟兩袋大背包以及一對長短刀,還是非常神勇的從承德路下車一路走到國道總站,再走到火車站搭捷運(高鐵一做路都不會走差點迷路@@),黑白更是一夫當關的一手扛推車、一手提超大行李箱的爬那座至少有三四層樓高的捷運地面階梯,等抵達旅館時,三個人紛紛軟腳倒床喘氣。
  
  之後開始掏出出發前去冰藍家領道具衣服時被交代下來的六雙手套,從車上就開始一路抖抖抖著對不準扣洞的縫,一直到抵達旅館黑白也被抓來縫自己的手套暗扣,當我們三個邊等老師前來時已經縫的非常專心入迷,一時間,氣氛異常低迷,表情專心眉頭緊蹙、頭顱低垂心事重重模樣,好似一家姐弟貧困到要做家庭代工那樣的哀戚肅穆,這一縫就斷斷續續的縫到了九點多冰藍抵達旅館,晚上進入了最高潮,因為衣服上還更多的沒縫.../囧

  本來打算到故宮看大英展的,結果時間一個沒抓準就到了三點多,眼看就算趕到故宮也只能走馬看花,於是不小心放了蝶魂一家人的鴿子,轉而跑到淡水去吃麵人擠人買鐵蛋(標準觀光客= =),不過聽蝶魂後來說大英展的參觀品質並不好,沙丁魚罐頭外還有人被擠到去kiss展窗玻璃,留下好幾個油膩膩的唇印....bb

  夜晚時分,冰藍、蓮靈、紫紗、我
全面進入120%的啟動狀態,手拿針線開始跟暗扣搏鬥,每個人身上至少都有超過十幾顆的暗扣,縫到天昏地暗日月無光、縫到天崩地裂鬼哭神嚎六親不認,最後紫紗跟我都不支回房睡覺,就剩冰藍一個人很努力的還在縫托雷士身上的暗扣;話說暗扣一多,拆的時候那清脆的剝落聲,聽起來真像Q版的鞭炮聲~~(魚:誰准你這樣拆衣服的ˋˊ+)


2/24 CWT15出團當天

  那天早上五點多,紫紗就從我身邊唏唏囌囌的爬到廁所去默默化妝了,我跟蓮靈則一路昏睡到七八點才不甘不願的起床,不多時,冰藍也從對面房間游過來幫忙上妝跟清點衣服細目。

  所以我說,無能的人最輕鬆,想我本來可以很輕鬆的倒在那邊涼的,結果也因為TB實在太麻煩以及紫紗恨不得有三雙手來幫忙的情況,我下海幫忙黑白羊染頭髮,一梳子一梳子拿著sarasara把黑羊毛染成茶色羊毛,接著又去幫蓮靈作小國劇妝。

  也許,很多人會反映我們的妝太濃,可是親愛的,TB本來就是偏視覺風格,如果真的淡妝簡從,那才真的不協調吧。
  於是,我幫蓮靈只小小的薰一點點紅眼眶,跟一邊正在忙著上妝還被不停的退回說要加重眼妝的帝國女王塞特娟,一比,蓮靈那個簡直像是沒畫嘛~~(娟:我也不想煙薰的這麼大片啊QQ)

  一切的一切,都該怪柴本小姐的設定啦~~~~~(嚎)

  明明已經手腳加快很多了,卻在不知不覺中又到了下午,一群人慌亂的在旅館玄關胡亂狂竄討救兵,拖鞋啪搭搭的猶如過年鞭炮直響,紫紗已經恨不得多長兩隻手出來化妝了,於是到了後來對面的真人類帝國已經看不下去,全員過來幫忙收尾,在此感謝密爾卡阿媽煉幫我戴的假睫毛,真不愧是大家口中的神乎其技啊XD

  最後匆匆的收拾東西,冰藍一個個檢視過身上的裝備,而後趕緊推出旅館搭計程車前往會場。

  約在新生南路跟辛亥路高架橋下的入口,沒想到就開始就地著裝完成身上最後的裝備;眼看車來車往、人來人去,最後在面前匯集成小小的人牆,大家的冷汗開始狂流,之後紫紗率先大叫:

  「我忘了帶手套過來!」
  蝶魂隨後補充,「我也沒拿圍巾。」

  果不其然的,冰藍跟青蛙老師又得風塵僕僕的趕回旅館翻箱倒櫃尋找手套跟圍巾,這一鬧,十幾分鐘過去了,大家身上的裝備都準備妥當,人牆也變成羅馬競技場,我們從冷汗狂流變成手足無措。
  此時此刻,冰藍從人群中鑽進來,那身影跟救世主沒啥兩樣,二話不說,圍巾拋到蝶魂手中,手套抖開攏進紫紗的手上。
  之後,開始指揮排列,啪喳喳一陣,隱形眼鏡差點眨不回來。

  事後,冰藍跟我悄悄說,當她拿完東西回來時,遠遠看到我們,這一身折磨她兩年多的成果,讓她不禁熱淚盈眶;其實是該感謝她的,如果不是她對於TB的愛這麼堅持,那些個出不成團的惡夢壓力、以及熬夜做衣服的夜晚下,這個團早該喊停了,哪輪的到我在這邊哼哼唉唉的寫這些心酸血淚史。

  「如果不是愛,哪能撐的到現在。」當時冰藍如是說,其實讓我大受震撼。

  之後的兵荒馬亂跟跌倒頻頻應該就不用多加贅述了,
  我只能說、咱老了,出場活動搞的腰酸背痛全身吱吱叫,拿個兵器舉手的角度越來越小、越來越低,當我跟蝶魂、黑白三個神父站一起同時舉起手中武器的時候,竟然看到三個人的手不由自主的緩緩朝下降、開始小幅度的發抖,很努力的想把手舉到初始的高度,可是每次提舉卻不到先前的高度,漸次下降;甚者,我還可以聽到我那把入鞘的單分子刀在鞘中喀喀抖響的聲音,足見年紀老大,手腳遲緩。

  特別一記的是,我不太確定是不是羽文講的,她用一種很驚訝的口氣說:「非煙只有妳一個出男的耶!」
  我當場胡疑了好大一陣,那蝶魂跟黑白都是出女的嗎?詢問之下,羽文才對我說明她的意思,就是─
  只有我一個是女生去反串男角!!!
  聽了當場ORZ,要不是墊太高,我真的給它仆街給你看啊羽文,從出團選角到這一天,足足經過了兩年多,而我竟然...竟然沒有發現全部的女生就我一個去出男角,蒼天啊~~祢難道不曉得我最大的心願是當小公主嗎~~~(眾:ㄆㄨˇㄍㄧ~~*狂笑*)

  累的腰都快直不起來之後,時間也接近五點了,於是快快攔了計程車衝回旅館卸妝脫鞋子,幾乎沒有哭著用腳掌接觸平坦的地面似的感動,墊那麼高簡直要命啊,等到蝶魂她們第二批人回到旅館時,我跟紫紗以及蓮靈已經幾乎躺平在椅子跟床上呈現半升天狀態了。

  胡亂的等大家卸完妝換下衣服,一群人東倒西歪的走出旅館要去師大夜市吃晚飯,在晚餐的過程中冰藍突然猛地抓住我的手,一臉憤恨的指著坐在我對面的蝶魂,激動控訴道。
  要事先說明的是,從台大回旅館,方向剛好是在對面車道下車,簡單說就是要橫越整條馬路才回得到旅館,我跟紫紗蓮靈下車時,剛好是綠燈,於是目不斜視低頭數斑馬線般的快步通過,但是依然感覺到整條馬路上的汽機車跟行人都盯著我們瞧,一整個就是臉紅到底的抓緊長刀低頭衝回旅館,根本不敢稍做停留(雖然我還是在過完馬路之後跌倒了= =a);
  而冰藍狂吼著丟臉的則是回來的第二批,也就是蝶魂黑白跟阿昀的那批,蝶魂他們比較沒我們這麼好運一下車剛好遇到綠燈,他們則是剛剛好紅燈,一整個進退不得,所以我從以前就在想,蝶魂那種豁出去似的厚臉皮也是此番行為的最佳解釋─
  蝶魂就開始站在十字路口,攤舉雙手,口中大唱「神愛世人」,出神父也不是這樣敬業的吧,反看黑白從國中開始就跟蝶魂是死黨換帖哥兒們,我不能否認蝶魂的低級病毒影響他多少,但是黑白也開始微笑點頭是怎麼一回事,就連阿昀應該是其中唯一的正常人了,竟然也抓起胸前的十字架,雙手交握的在旁邊附和蝶魂那無智商的行為。
  說到這裡,冰藍抓住我正要夾住豬排的手,「我當時就跟老師大叫:『不是帶他走,就是帶我走!』」真是一輩子的恥辱!
  真是聲聲泣血、音調淒厲,令人動容啊(嚼豬排嚼豬排),還真該慶幸自己身體爛,提早一步先走,可不是嗎(認真微笑)
  
  其實,冰藍啊我想妳這一輩子,到老都會無限悔恨的就是─蝶魂是妳弟吧!


以下是老師隨後騎著機車回來所目睹的慘況:
  我一路騎著小綠載卡多扭回厚得路,遠遠就看到一台taxi。停在十字路口,車上就下來3個奇裝異服的怪咖,其中一隻還跟竹竿鬼一樣高(指蝶魂)。
  我大老遠就看到那根竹竿蝶魂張開雙手喊著「神愛世人~~~」,旁邊的那隻黑白羞澀的拿起胸前的十字架搖啊搖的小聲說神愛世人;
  另外旁邊白衣護士(就是阿昀)也用可愛的表情跟動作雙手握著十字架說「我們來傳教的~~」
  這時我騎著歐都拜飄到旁邊對著他們叫「喔咿~你們奇裝異服的在這邊鬼叫啥~小心等一下警察來開你罰單」
  
這時魚仔看到我馬上撲過來拉著我說:「老師~~你把他載走...不然就把我載走~丟臉死了」

看的出來,魚很想死吧...bb

(第一次寫遊記寫到自己笑出來...ORZ)





  等到從師大夜市用完晚餐,一夥人卻不知道為什麼通通塞進我跟紫紗蓮靈三人的房間,照理說應該去蝶魂那間才對啊,這是陰謀!
  一張床,七橫八豎的躺了六個人,很難想像吧,蝶魂躺在青蛙老師旁邊,被老師緊緊抱住大腿做猥褻狀(喂!),其他人堆在床沿或是床角,六個人十二隻腳加上肚皮,躺肚皮的躺肚皮,枕大腿的枕大腿,交疊躺的有夠誇張,只見黑白兩腳一伸嘴巴開開的在一邊椅子上睡著了,而太子非常優雅的端坐在梳妝台前的椅子上跟這群不明肉團聊天,而眉不動眼不閃絲毫不為所動,真是好功力!

(蛙:一張床可以放那麼多人,而且還很穩各躺各的真的是很不簡單! 煙:這是傳說中的輕功啊~~~)

  跟太子天南地北閒聊到晚上接近一點,雨勢收小,太子跟老師也就趁時趕緊回家,終於得以入床安息。

  這一天遇到了好多好久沒見的人:

  柑仔雞,妳這傢伙哪時變性啦,變的好女生喔(狂笑)
      不過還是多謝妳想買飲料給我的心意啦,我冬天比較好,而且有自己帶一瓶水,不怕不怕~
  太子,恭喜你要退伍了,而且外島的陽光一定很燦爛,因為你的眼睛張開了~~(被打)
  阿冷冷,盼了六七年,終於見到了,真不好意思一把勒住妳...bb
  壞人貓,我終於相信泣雨阿姨說你是壞貓貓的事實了~~第二天妳晃點我>口<
  羽文,妳一句插中我的心槽,使我非常之痛啊Q_Q
  六六,被妳給先發現了~(躲)
  寒塚塚,妳的女帝好可口喔~~可以帶回家藏起來嗎>///<
  阿莢、音刃,短髮好俏麗~謝謝巧克力~(啾)
  泣雨阿姨,沒什麼好說的~~(攤+被阿姨眼淚攻擊)謝謝妳的隱形眼鏡盒Q3Q(親親)
  麻薯雁,依然軟綿綿白拋拋的可口模樣,真的真的不可以偷咬一口嗎~~(涎)
  冷莫凡,打了招呼就溜好像沒啥品喔= ="
  玨媛,妳還是好可愛,原諒我沒能跟妳多聊聊Q3Q
  ..........
  附註給其實沒說過話也沒打過招呼的狂間,整團等了妳好久好久好久~~~~(淚)
    其實蝶魂我可以幫妳套好蝴蝶君的衣服順便打個蝴蝶結送妳的說XDDD(某蟲在一邊狂哭鬧)


遊記 活動第二天

  一整個就是昏睡到早上九點半,起床時累的慘歪歪,稍微叫醒蓮靈跟紫紗之後,轉開電視,停留在昨晚睡前看的TVBS-N。

  「...一台南下的和欣客運因為莫名原因擦撞護欄,車頭全毀,有兩人受傷,估計應是天雨路滑......」

  我跟紫紗猶如晴天霹靂一般定住不動,緩緩的對看了一眼,只差沒有翻開錢包拿出車票再次確認自己前天買的票是不是和欣客運的,我們兩人很遲疑的對對方露出一個很不具安慰效果的笑容,然後一個逃避似的躺下蒙頭繼續裝睡,一個轉身爬進洗手間刷牙洗臉,企圖假裝自己是駝鳥剛剛沒聽見這個消息。

  就硬著頭皮上了吧。

  本來是對進會場沒什麼興趣的啦,但是一夥人都要去,也只好在把行李安裝上小白飛行器之後,把隨身東西整理好跟著一起去,只是辛苦了昨天被我晃點的沐玥了(搔頭苦笑);倒是捨不得甘蔗丸(即單分子刀)孤零零的寄在寄物處所以一路背著它逛攤就是,末了還出動冰藍幫我背一路好讓我端著D70去追美女。
  拍了將近百來張之後,眼看將近三點了,開始催著老師要看狂間的卡姐,因為狂間昨天答應紗要來給她看,所以一群人就在會場當流民等著他們那一團,可能是無緣吧,後來聽老師說狂間身體不舒服,所以咱就領了行李箱去吃了韓式料理後,兵分二路回家。


遊記外傳(還真的有喔?)

  恰好掐準了時間搭上了和欣預定的班次回家,也許是受到早上和欣車禍的關係,司機先生開的非常「安全」,安全到已經都兩個小時了還沒到朝馬站,以往一個半小時多就殺到台中,一路飛快順暢的在高速公路上溜來溜去(這不是很危險嗎?)。
  沒想到更無厘頭的還在後面,我的手機掉在和欣客運上,還是搭了接駁車快要到煙妹補習班那邊才發現,東翻西找沒結果只得強自冷靜下車打算找煙妹先掛失,誰知背包一背甘蔗丸一提車門一開,就看到煙妹腳踏三七步的杵在她男朋友身邊,一見著我劈頭就問:
  「妳的手機呢?」隨著一記鍋貼朝我的頭賞過來。原來是和欣客服用我的手機打回家通知煙弟,然後菸弟打給二姐煙妹,可是和欣客服也用我的最近撥出號碼的選單通知了大嘴老師,結果紗也知道了....全天下都知道我耍笨丟手機的事情了。
  被打罵恥笑一頓之後又回到了朝馬轉運站領手機,回程又經過了中清站...這些剛剛搭和欣都經過的地方,心中無限唏噓跟嗶嗶= =

  明明就該結束的旅程,我硬是要比其他人多浪費一個小時在台中市區繞啊繞的,真是無限悶....



※哀嚎完畢,不定時補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