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彼岸月澤‧
關於部落格
記聽歌聲,曾隔院,碧紗窗裡。
有限深懷,驀相逢,一燈琉璃。
  • 898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中素大會‧出包的考驗...bbb

『媽啊!怎麼那麼冷啦~~~~』凌晨四點,我突然坐起來扒起蠶絲被大喊!

哪這麼倒楣大會當天竟然真的給我應了氣象預報的突然大變天,冷的我胡言亂語,連忙把手機跟鬧鐘擺到離床最遠的地方去,超怕自己一個賴床就把鬧鈴全都按掉,萬一一路睡到紫紗氣急敗壞的打我家電話叫我媽喊我起床,到時就萬死莫贖了QQ

五點五十,手機響了,我在棉被裡頭腳顛倒的鑽到床尾伸出像溺水人的那隻用盡全力伸展的肥短五指,從書桌上拉過手機吊飾把機子抓到手哩,連忙按了快速鍵撥給紫紗─

『喂!起床沒?』我問。

『早起來了,已經在龜妝了。』超清醒的聲音。

『喔,那我打給魚。』掛。

接著打給魚之後,不久就把衣服穿一穿保溫壺拎著去魚缸撈魚。

到了紗家燒了熱水,沖了茶,清點衣服道具鞋子跟化妝品,便三個人七八袋還有兩把刀劍的擠上計程車往明德前進。


 

明樓前,剛好遇到雁、笑笑大娘、音刃、以及六子等人。

清早好冷,才八點沒幾分而已,太陽才剛露臉,陽光角度傾斜的很,後台裡光線清冷一片,不禁打了哆嗦,才想說吃點東西好了,卻咬了幾口就被魚講:

『不想吃就別吃了吧。妳們牡羊座的都這樣,要想吃早就扒乾淨了,不想吃的就捏捏玩玩勉強才吞幾口。』

當場含淚又偷笑的把早餐放下。

左右張望,大家都把髮網戴好了,也開始攤開化妝品上妝了。喔,危機意識好重啊!人家都只是窮緊張可是就是欠打的很想逃避多久是多久。

把立鏡組合好,化妝品排開,一層又一層的開始糊牆,比平常更厚更濃的妝,光保養品跟底層就足足打了五六層有,我幾乎覺得要開始比是我的手先酸還是我的臉皮先被海綿磨爛了。

等到紫紗幫我上最牢靠的那層粉底(她都嫌我手勁不穩,都會上不匀)的時候,我就突然開始揉眼睛,越揉越不舒服,後來紫紗乾脆叫我把鏡片卸下重戴,不卸還好,一卸放到水瓶裡攪一攪拿出來攤開要戴的瞬間,我突然慘叫出來─

鏡片破掉啦~~~~~~~~~~~~~~~~~~~~~~~~~~~~~~~~~~囧TZ』

半間後台都回蕩著我的哀嚎。

我直接額頭平貼在化妝台上,當場希望死掉算了。

沒隱形眼鏡!我要怎麼耍刀,萬一一刀沒對準砍到紫紗怎麼辦?

沒隱形眼鏡!我的眼睛會害我根本不是出兵燹(幾乎是最深的咖啡色)!

沒有隱形眼鏡!我連走路都不敢走,何況上舞台!(某:才三百七五的近視有這麼可怕嗎? 煙:可我散光很嚴重,這是加倍的嚴重= =)

連忙哭腔哭調地call蓮靈起床幫我去X能買隱形眼鏡。

幾乎是快情緒崩潰的呆坐在椅子上,垂頭喪氣的垂望著地面,自怨自艾的想著幹麻不騎自己的機車來,好歹自己可以出去買也勝過自己一個人在這邊殷殷巴望救星到來。

沒戴隱形眼鏡也根本不能畫眼線,太過無聊之餘,叫紫紗先幫我打眼線的高度,自己先畫眼影,畫著、還是很想哭,因為不管怎麼先畫眼影,眼鏡一戴眼線一蓋,其實都是徒勞無功。

十點半了,看看左右,雁已經眼妝完成了,看遠一點的,妝最複雜的六子也已經差不多要完妝了,而我竟然只畫好了眉毛、高高揚起的紅色細眼影。

幾乎是要大力的擂起牆來著的沮喪。

突然聽到正在幫臥松雲畫眼線的紫紗遠遠的喊我,叫我去電梯口等蓮靈的時候,我幾乎是抓起有框眼鏡腳不點地的飛奔出去。

第一次,看著朋友,對方竟然是周圍充滿了七彩的光芒!天使降臨啊!手上還拿著一小盒藍色包裝的禮物(某:那是妳散光的原因)

匆匆拉著人跑進後台,幾乎是暴力撕扯開包裝封模,小心翼翼用夾子掂起那片小小薄薄的透明藍色,我甚至不用滴生理食鹽水,就能直接戴上隱形眼鏡──因為我喜極而泣啦~~~~~T︿T

當場重見光明,也當場看清楚,遠方的六子已經開始戴好假髮,而紫風已經全部弄好站起來在走動了。

慘嚎一聲,某紗之後也回來了,開使用最快的速度補好眼線,修好妝,冰藍也從一邊回來之後開始幫我穿衣服戴假髮,說真的,我cos以來還沒有這麼有效率過的著裝....bbb

 


 

大略是中午放飯的時候,蝶魂也拎著雞塊跟星巴克進來了,這傢伙不管什麼時候看到都一樣欠打。

而且都會讓人不管人事地物的對他施以暴行。

─好比這次公開的中素大會後台。

這些過程,當場有看到的人就請保密,我不會要求妳們要平心靜氣的裝作若無其事,因為那樣好像太強人所難。

差不多吃飽了,前台也好像要開幕了,蝶魂被他姐冰藍揪著給拖去前面看表演。

我們也大致把桌面恢復整潔後,拆開刀劍,到前面去看表演。

一開始的武術表演,真的氣勢很磅礡,不禁讓我跟紫紗偷偷咬起耳朵,說:

『我覺得我們挑了武打的行為,真的是不智!感覺起來我們根本是在花拳繡腿!』

『我們本來就是花拳繡腿的嘛....妳這手無縛雞之力的王子一3一』才說著,就被紫紗又諷刺的一回。

國樂演出也是一等一的好聽呢,不過震動太大把我們面前的音箱都給震的滾下來,本來紫紗要去撿,但是被音刃制止,說等等工作人員會去整理,我們一身cos出去會引起別人的注意,這樣對表演不好。

接下來的現場演唱,我們就回到後台開始準備上場了。

這個時候,才真的覺得自己的手腳發冷、頭重腳輕、手中的焰織沉重無比;抓緊機會跟紫紗在後台找了空曠的地方稍微筆劃一次流程。

等到了主持人在串場的時候,我們已經躲在布幕後面等了,大家還不停的打氣。

將雁雁的輪椅抓好節拍推出去的時候,我退到第二布幕後面等著第二組出場,抬頭看到對面的紫紗正左右手開弓跳著阿哥哥,人家也下意識的跟她跳起貓王,對,就膈著中間正堅定扶持彼此的釵素表演舞台,阿哥哥跳完開始印度神燈舞,我知道我們身邊的其他表演者都用看怪物的眼神再看我們兩個─該正經的時候開始搞笑,似乎我們都很習慣這麼作。

等到道歸九皇的前奏鼓聲一下,我跟紫紗馬上被雷擊中一樣站好。

之後就是一直頻頻出槌。

先是音樂已經到了,紫紗也要走到定點了,我竟然因為腳步太慢還離地上的記號有一步之遙,乾脆硬著頭皮當場停下來開始動作。

雖然說第一個對台下極度自戀的動作比平常更像真的有被附身的感覺;不僅是手指扭曲的畫出變態的線條,我甚至還出乎練習狀況的半傾身的順著手勢把手爪收到心窩口才對台下畫出半圓,這種變態的姿勢我就算到了現在也是想不通當時是怎麼搞出來的...bbb

但之後就開始出包.....= =

先是第一次刀劍相格沒打到,跟紫紗猛然對看一眼之後偷偷喊糟,接著就硬著頭皮繼續打,結果又到了換手拿刀隻前那個臨時添加說要壓劍的地方竟然給他忘記了,當然下台的時候被罵的好慘(還被"吐"頭QQ)。最慘的是,好不容易最難熬的武打打完了,要接接下來的搞笑部分,那部份每次排練每次都不一樣,因為是自由發揮對象又是紫紗,所以一向都沒什麼問題,結果慘的地方來了─

她要朝我揮拳的前半秒,我竟然已經往後仰了O口O

說真的,我不僅當場在台上就被紫紗瞪了一眼,根本是想哭著下台回家了啦。雖然結束後朋友都說看不出來,而且效果比平常練習更流暢。

一直到了捂著耳朵、用盡全力跨大腳步朝布幕逃出舞台、癱在一把接住我的雪聆的懷裡時,才真的有『我走完了說O口O而且刀沒斷、人沒跌倒』的真切感動Q__Q 

 後來聽紫紗講,

因為她一開始站的定點靠近那五隻親友團的座位,所以她一開始就看到蝶魂故意用雙手在眼睛那邊比出『閃亮大眼睛』的欠打笑容,還有是冰藍跟蓮靈一人一台的數位,聽說還是一人瞄準一個用『寧可拍糊不可放過』的猛勁一路狂按快門三分鐘的恐怖太是在底下虎視眈眈= =a

幸好在中央對稱姿勢,我換到紫紗的位子上之後,接著就一路忙著算拍子數動作看落點觀察紫紗的動作,根本沒時間去分神留意台下那三隻欠打的是在幹什麼,不然搞不好我會反手把焰織當標槍一把朝蝶魂射過去吧..bbb

等到謝完幕,大夥扭著進後台,開始一個勁兒的互相道喜握手、高興的擁抱,嚷著要喝光闍城組的備用果汁以玆慶祝,歡天喜地的慶祝節目安然通過.............

不過,這種悲慘的情況,還沒落幕,因為...聽說,下禮拜有超級霹靂會.........

不,可千萬不要拍到我啊Q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Q

那一張大餅我不敢看.......................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